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そらまふ]-恒星日-

ゆらるん_hrk:

提前,そらるさん生日快乐!这是贺文。

全架空,勿代三。

理科生,脑洞却来自地理概念恒星日。

自认为是个不错的故事,希望能让大家开心。

※恒星日:地球自转一周实际所需的时间(23小时56分4秒),也就是地球同一条经线对某一个恒星周期所需的时间。一个恒星日等于23小时56分4秒。

-恒星日-

 

“我会魔法哦。”

“你相信吗?”

 

 

  01

 

  七岁的孩子应该拥有什么?

  温暖,爱,缤纷的画笔,五彩的世界,朋友的欢笑,可爱的玩具。

  最应该拥有的,是那最灿烂的,不会褪色的微笑。

  可是这些东西まふまふ都没有。被意外掳走的父母的生命只留给他冰冷的房子,打扫做饭的技能和一颗过于早熟的心。

 

  他一个人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身边的孩子们要么结伴而行,要么牵着温暖的大手。孤身一人又渺小的他,显得异常突兀。

  まふまふ踩着景物被余下的阳光拉出的影子。为了逃避周围同龄人投来的鄙夷目光,他习惯性得低头走路,看着自己的脚尖,下达“听不到”的咒语。

  “看!那个是まふまふ!”

  “哪里哪里?”

  “就是大家说的天天说谎的那个人吗?”

  “错不了的,你看他那白色的头发!”

  “我有听过他脑袋有问题的传言……”

  七岁的まふまふ早就习惯这些声音的存在,但他依然会感到厌恶。寻求对应方法这件事,他已经放弃了。因为他发现,有些是无论你怎样努力,也只是无用功。

  所以他选择躲开他们。人,人的目光和话语。

  他想从这个世界逃离。

 

 

 

  02

 

  以前的まふまふ经常对别人说:“我会魔法哦!”这在幼年无疑引来了其他孩童对他的崇拜。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同龄人对他的看法由崇拜转为歧视。以为他幼稚,有问题。

  まふまふ并不是脑袋有问题,也没有妄想症。只是在他想看的时候,他就会看到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他可以看见,平行世界的局部。

 

  比如空旷的马路上突然出现的行人,草坪上长出的并不存在的树。他似乎处于两个近乎完全相同的世界的夹缝中。

  不过他本人权当看到的是异世界的魔法使,这却带来了周围人的讪笑。

  “我会魔法哦。”

  这五个字对まふまふ来说,是禁语。

 

 

 

  03

 

  夜色降临。

  还是有点在意他人评价自己外貌的まふまふ跑到储藏室的大镜子前,非常大,有两米高。まふまふ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盖着镜子的布扯下来,扬起的灰尘呛得他直咳嗽。他跑出去,等灰尘落定后才拿了抹布进来,把地板和镜面擦干净。

  まふまふ摸着镜框上古典的花纹,想起母亲还在的时候这面镜子是在书房里摆着的。母亲捧着散发出淡淡香气的童话书,把他抱在怀里,温柔的声音流淌在他的周身。

  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被排斥……

  赶紧甩甩头,把怀念过去的想法赶出去。まふまふ看着镜子中倒映出的自己,白色的头发,前发有些长,代表着温暖的、赤红色的眼眸。

  他歪头做了一个困惑的表情:“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

  哈出的气在冰凉的镜面上液化为细小的水珠,他抬手轻轻按上镜面,镜子中的自己也触碰自己的指尖。

 

  如果能有人陪着我就好了。

  随着他的一个从未说出口的愿望在心里飘过后,镜面像是要把一切都吸进去似的开始扭曲。まふまふ没有动,也没有出声。他闭上眼睛,以为异世界要带他走了。まふまふ在心里说着:“没关系,随便吧,这里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终也什么都没发生。まふまふ失望地睁开眼,面前的事物却让他瞪大眼睛。

  他的手还停在镜面上,里面却早已不是他的身影。

  是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他的浓绀色的头发微卷,湖水般平静的眼睛看着自己,只有张开的嘴巴算是做了个惊讶的表情。

  “……”

  “……”

  “呃呜呜呜——”对视了十几秒以后まふまふ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并迅速向后退去,背部撞到门发出巨大的响声。“唔啊好痛——”

  对面的人对他说:“没事吧?”声音中透出担心。

  まふまふ愣了愣,回到镜子前,摆着手,“没、没事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细小的声音有没有传到对方耳边,他没有空气考虑这些。他在努力忍住眼泪,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温暖,来自那人声音的温柔与温暖。他早已忘记,上次被人关心是什么时候。

  “小心一点啊,受伤了要怎么办?”那人白了他一眼,又上下打量着他:“你叫什么?”

  他完全没有管“先报自己名字”的礼节,于是まふまふ也不想多去在意。“まふまふ。”

  “そらる。”

  そらる见まふまふ紧张得直想发抖,红色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动摇。明明是自己一下子就被那对眼睛吸引住,まふまふ却怎么也不与他对视。他想了想,做了一个握手的动作,成功缓解了まふまふ明显在颤抖的双肩。

  “你今年多大?”

  “七岁。”

  “喔,和我一样。你的眼睛,是天生的吗?”

  “诶?果然很奇怪吗?这个颜色……”

  まふまふ低下头用手绞着衣摆,声音传递出他的不安。そらる伸出手,想揉揉他的头发,却一下碰上仿佛不存在的玻璃。只好把手伸回来,开了一眼,又看着まふまふ过于真实的发丝,そらる把手放下,握紧拳头。

  “一点也不奇怪,很漂亮。”

  “但是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我觉得漂亮就够了。”

  まふまふ抬起头,不小心直接与そらる的目光相接。他惊讶于自己竟没有移开,而是像被吸引的磁铁般移动不能。然后他笑了,抹掉眼角的泪水。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そらるさん的声音和名字都像音符一样,很好听。”

  まふまふ跪坐到地上,仰视着他。“来做约定吧,そらるさん。我觉得そらるさん会成为まふまふ的很重要的人。所以,来约定吧,还能见面的约定。”

  他的赤红眸子闪着耀眼的光。两人就相违背物理规律的同极磁铁,止不住的相互吸引。そらる率先把小指压在镜子上,等待まふまふ的回应。

 

 

  “好,来约定吧。”

 

 

 

  04

 

  一个月后そらる在和まふまふ时不时的讨论“为什么出现在对方面前”的原因中,初步搞懂了是怎么回事。

  问题的核心是まふまふ。只有在まふまふ想看见自己时,他才能够见到まふまふ,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他们约定在每晚的七点钟见一面。无论时间长短,无论发生什么事。

  

  “呐呐,そらるさん,你的朋友多吗?”まふまふ趴在地上写功课,他的话打断对面看漫画正到精彩之处的そらる。

  “为什么还在用敬语啊,不是告诉过你直接叫名字就可以了吗?”

  “这样不容易被人讨厌哦。”

  そらる叹了口气,学着まふまふ的姿势趴下,与他面对面,“有啊,伊东,天月,还有好多好多。”

  “我也好想去到そらるさん那边啊。这里我既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没有遇见そらるさん的话我可能都要忘记怎么说话了。”

  淡然地说出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话。不知如何回答的そらる只好把话题引开。

  “说起来,まふ一个人生活了多长时间?”

  まふまふ停下笔,歪着头想了一下:“大概一年多了?そらるさん不用担心我哦,洗衣做饭打扫什么的我已经会做了,父亲母亲留下的积蓄也足够用到我能去打工的年龄。”

  忘记自己朝着失败的方向转移话题,そらる只是惊讶和自己年龄相同,看起来完全需要自己去保护的まふまふ竟然考虑了这么多。不久之前出现了“想要保护他”,这样的想法的心,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你一个人要小心啊,各种方面。然后,努力试着交一些朋友吧。”

  “まふまふ,有そらるさん就足够了哦。”

  そらる马上就得到了まふまふ的回答。被他认真的眼睛注视着,心里想着一些不打算告诉まふまふ的事。

 

 

 

「好久之后,他们发现,初见是使他们无可救药得坠入爱河的原因之一。」

「两人都没有怀疑彼此,微笑着迎接对方。」

 

 

 

  05

 

  时间的流逝总能冲洗掉某些东西,比如关于まふまふ的谣言。在そらる的指导下,他渐渐和周围人的关系缓和起来。虽谈不上朋友但已经进化到“一般同学”。

 

  四月,樱花盛开。そらる和まふまふ也即将升入中学。まふまふ在那条中了一排樱树的小道上走过时,一片花瓣落下来,黏在他的头发上。由他匆忙的脚步掀起的风也没能带走那白的几乎和他的头发融为一体的花。

  明后两天的休息日,他想做好老师布置的最后一次作业。

  一篇叫做“情感”的习作。

  而そらる,用万分之一的几率抽到了和在不同时空的まふまふ的、同样的题目。

  他盯着桌上印着文字的纸,“情感”二字在仍未升温的天气里竟热得烫手。そらる用铅笔在题目旁边写下“まふまふ”四个字,不想让别人看到般的拿起橡皮准备擦掉。

  手在空中停留了半天,最后悻悻得放下橡皮。

 

 

 

06

 

  “そらるさん!”

  听到まふまふ的声音,本来背靠着镜子的そらる转过身。刚准备说点什么,却是盯着まふまふ的头顶看了一会儿,然后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发旋处。

  まふまふ疑惑地用手一通乱摸,在他红着脸,终于把花瓣取下来的时候,他听见そらる带着笑意的声音:“才六点五十,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まふ这么想我吗?”

  “そらるさん不也是早到了?看起来等了半天的样子。”

  “说起来,即使在不同的时空,时间日期也都是相同的啊。”

  “这件事そらるさん早就知道了!”

  まふまふ瞪着想糊弄过去的そらる,摆出“不想和你说话了”的表情转过头去,最后还是因为そらる冷着脸讲出的冷笑话笑了出来。

 

 

  そらる的习作里,第一句是这样的话:

  “他的笑容,如他的眸色一般温暖。”

 

 

 

  07

 

  まふまふ起得很早,把作文簿和笔放进一个小包里,拿好钥匙走出家门。

  礼拜六他却走在去学校的路上,目的地并不是学校。他想到处走走,然后找一个能安静写作文的地方。

  昨天他熬到很晚。拿着笔坐在书桌前,动作维持了近两个小时却连笔尖都没有触到纸张。

  写作对象当然是そらる,这已经成为默认的事。可在まふまふ定位他对そらる的“情感”时,他陷入了疑惑的漩涡。

  他发现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对そらる抱有怎样的情感。

  如果把そらる划为“朋友”,他的心竟然止不住得难受。

 

  路过校门口,まふまふ抬头看了一下教学楼上方的大时钟便准备离开。在他转身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住了。

  “まふまふくん!”

  他回头,看见一个女孩站在校门内。女孩过肩的长发被风吹起,伴随着一侧扎成蝴蝶结的绀色发带。

  和そらるさん的颜色很像呢。

  まふまふ这么想着,走过去。他和女孩隔着铁质的栅栏门,黑色的漆有些脱落,露着内部被氧化的红棕色固体。

  “怎么了吗?”

  まふまふ还是不太敢看别人的眼睛,不知道要怎么和女孩对话,也不记得这个叫住自己的人是谁。

  “那个,你可能不记得我,我是你的同班同学。”

  “嗯…抱歉,我不太擅长记住别人的名字。”

  气氛陷入了奇怪的沉默,まふまふ看见女孩的手和脸被还很冷的风刮得通红。他试着看了下她的眼睛,有着令他惊讶的光芒。

  “…まふまふくん,我们快要毕业了吧?不知道中学还会不会在同一所学校。我今天,有预感能在这里遇到你。”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まふまふくん。如果,如果一时不能接受的话……”

  女生的目光和话语如炸弹般轰炸着まふまふ,她继续在说着什么,まふまふ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的脑海中回荡着“喜欢”这个陌生的词,最终与そらる的名字搭上联系,像配套的锁和钥匙一样,组合在一起。

  他没有办法面对女孩因情绪激动而流下的泪水,低着头极小声地说,抱歉。

 

  小心翼翼地和她告别,まふまふ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开始奔跑。他的心被一种名为恋慕的情愫充斥着,他突然明白一直以来,自己对そらる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可他一点也不高兴,他想哭,他对此感到恐惧。所以他奔跑起来,试图让风去带走泪水。因为他几乎在一瞬就知道,他永远不可能触碰到那个人。

  他冲进家,直奔储藏室,喘着气,扔掉书包。まふまふ靠上镜子,慢慢坐下,他的头发压在镜子上。

  まふまふ用余光瞥向镜子,明明有自己的像在里面,他却觉得里面空无一人。

  因为那里,是そらる的。

  就像他的心一样,只被那一人所占据。

 

 

 

  08

 

  “まふまふ?这是谁?”伊东歌词太郎举着そらる的作业题目,并大声念出上面まふまふ的名字。

  そらる没打算回答,伸手把纸张扯过来,小心地放进书包的夹层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是我喜欢的人。”

  “诶?そらる竟然会直接和我说你喜欢一个人?是谁啊,我们学校的吗?”

  不想再听友人烦人的唠叨,そらる把注意力放到书本上。

  也是为了压下内心的不安,说出对他的喜欢好像就能欺骗自己,让自己安心。

 

  そらる喜欢まふまふ。

  可他们在不同的世界。

  所以,そらる并不认为他们会怎么样。

  就算まふまふ也喜欢他,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相交。

 

  内心越来越烦躁,甚至有些拿不住笔了。そらる猛地站起来,在友人的注视下收拾东西,背上背包,开始往门的方向走。

  “…我先走了,抱歉。”

  “啊…好。”

 

  想要见到まふ。

 

  抱着这样的想法,そらる不顾在湿滑的地面上摔倒的可能性,跑着冲向家的方向。时不时踩住还未干的水坑,溅起不小的水花。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带落了许多樱花。

  在黑色的柏油路上,白色的花瓣碎了一地。

 

 

 

  09

 

  そらる站在卧室的镜子前,手指轻轻抚摸着五年前他和まふまふ做约定时,两人手指相触碰的地方。然后镜面突然发生变化,映出まふまふ的身影。

  まふまふ靠着镜子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发生什么了?”

  まふまふ明显有被他吓到,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他有些慌乱地整理表情,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そらるさん,在照镜子吗?”

  不,在想你。

  そらる没有说出心里给まふまふ的回答,他盯住まふまふ泛红的眼眶:“まふ想见到我的时候才能看到吧?”

  “……”

  “那么,まふ想说什么呢?”

  まふまふ愣了半天,最后双手撑着地面转过头,抬头看着そらる的眼睛。

  看吧,我能注视的人也只有你。

 

  “刚才,有一个女孩向我告白了,然后我拒绝了她。”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各怀心思,安静的对视着。

  まふまふ调整着过快的心跳,庆幸自己没有因一时冲动而说出那四个字。

  そらる则是发现,其实まふまふ离他很远,他完全对まふまふ的日常生活掌握不能。

  他第一次对自己说过的话感到后悔。

  “努力试着交一些朋友。”

  他想回到五年前收回那句话。

  他想把那个人温暖的眼睛,柔软的发丝,想把全部的全部都据为己有。

 

 

 

「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他和他始终有一块玻璃的距离。」

 

 

 

  10

 

  五年后,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十七岁的冬天。

 

  “今天也要提早去复习?”

  “嗯,就快考试了,再加上要打工所以时间很紧。”

  そらる留意着まふまふ一天天加重的黑眼圈,皱起眉头。刚想让まふまふ快去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中掏出手机。

 “まふ,可以拍到的哦。”

  “什么?”

  “你。所以来拍张照吧。”说着把镜头对上まふまふ。

  “诶?我几乎没怎么拍过照所以不太擅长……”“好了来笑一个。”

  看そらる的表情,像是完全忽视他微小的抗议。まふまふ只好面对镜头,然后念:“そらるさん。”

 

 

 

  11

 

  まふまふ走后,そらる翻看着刚才的照片。里面的人因为念出自己的名字而绽放出灿烂的笑颜。他按灭手机,出发去医院。

 

  一周前的零点,他接到这样的一通电话。

  “请问是そらる先生吗?您是否是……”

  这通电话过后大脑瞬间从睡梦中清醒,马上起床飞奔出家门,留下满床美好的梦境。

  双亲乘坐的返程飞机失事,他们两人是少数获救者中的两个。

 

  “现在他们正在抢救中,请耐心等待。不过……”护士看着眼前十七岁的少年,他异常冷静,这使她不忍说出后续的话。“情况不容乐观,尤其是你的父亲。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谢谢。”

 

  待护士离开后,そらる靠着墙滑下去,直接坐到地上。他双手抱住膝盖,把头埋进去。他想,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感受对父母的依赖感。

  他无法想象,十年前年幼的まふまふ如何独自承担这一切。所以当他想害怕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没有理由。

  残酷的现实与方才的梦形成黑白色的鲜明对比。まふまふ温热的体温,于现在墙壁的冰冷。

  对于能触碰到まふまふ的方法,他才找到一点头绪,就被拉进无底的深渊。

 

  一小时后,他看着父亲被苍白的布罩住全身,渐渐离他远去。そらる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他无力挽留也无法挽留。

  他在重症病房外坐了一整个上午,听着机器“滴、滴”的声响,最终在护士的劝说下回到家,坐在自己的床上。

  他突然很想见まふまふ。但当他在镜子前站了不知多少时间后,他才想起,只要まふまふ不愿出现,他就见不到他,甚至连去追逐的方法都没有。

  余下的几天,他依旧每天七点出现,其余全部待在医院。他装出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几天前想说的“我正在找和まふ接触的方法”也尽数吞下。

  第六天,母亲在他的面前停止了心跳。父亲用尽全力想留住的生命也逝去了。

 

 

  然后是今天。看着遗照上陌生的笑,そらる握紧手机,里面是まふまふ的照片。

  他做了一个决定,他一定要到那个人身边去。

  他要做到父亲没有做到的事。

  他要守护他。

 

 

 

  12

 

  和そらる道别后,まふまふ替自己整理好围巾,轻轻关上大门。

  他从一年前开始寻找能到另一个世界的方法,因为他想见到そらる。

  非常想。

  每天都依旧和そらる进行着日常的对话,内心却在考虑复杂的事,直到一个月前。

  在他几乎要放弃时,他遇见了一位老人。

 

  ……

  “这个方法啊,是一次性的。而且有短暂的期限。”

  “只有236秒。”

  ……

 

  面对听了自己的回答而面色惨白的年轻人,老人说,如果那个人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话,请慎重考虑。

 

  老人的话一直回荡在まふまふ的脑海中。

  在那之后,まふまふ一到家里就异常烦躁,他只好每天晚上都呆在外面,即使天气越来越寒冷。

  他现在要面对的,估计是他人生几个重要的岔路口之一。

  触碰之后失去,和永远的相遇不能。

 

  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被风拔掉,成了所谓“光秃秃的树杈”。在这一刻,まふまふ结束了一个月的心理斗争,但他得到的是十分悲伤的答案。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想自己只会越来越难受。

  可做了的话会怎么样?

  他明天就要执行,于是他开始思考,明天之后,没有そらる的人生会是怎样。

 

 

  他抬头,漆暗一片的天空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星星孤独地发着最耀眼的光。

  まふまふ喃喃的念着:“そらるさん,是你吧……”

  这个世界就像黑暗的天空,你就是照亮我的唯一的光。

  他用手做成喇叭状,放在嘴边。

  “そらるさん!我喜欢你!”

 

 

  天渐渐明了,晨光淹没了那颗星星。

  少年独自跪坐在路中央,用手捂着脸,双肩止不住的颤抖。

 

  “传达到啊……别消失啊……”

 

 

 

  13

 

  まふまふ挨着墙站立,右手一直停在门把手上。

  他想他是个胆小鬼,因为他害怕了,害怕没有そらる的世界。

  7:00p.m. 客厅里立钟的整点报时,仿佛宣判了他的最后死刑。

  深呼吸,然后推门进入,凝视着他最熟悉的人,抬手按住镜面。

 

  “まふ?”

  他所爱的人向他抛来疑问,因为他太长时间的沉默。

  于是他笑了,轻声说。

 

 

  “我会魔法哦。”

  “你相信吗?”

 

 

「そらるさん,你知道恒星日吗?」

「和我们所谓的24小时,差了仅236秒。」

「所以,以相见为代价,我和そらるさん之间的时间,就只有这236秒了哦。」

 

 

  夜色褪去,阳光照进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但留下依旧昏暗的储藏室。少年蜷缩在镜子旁,脸上沾满泪水。他累得睡着了,在梦中也仍在哭泣。

  少年的身边放着五年前的一篇习作,他用天空色的笔在结尾添加了一句话,作为句号。

 

  我用魔法打开对你思恋的通道,抓住时间的漏洞,只为与你相见。我舍弃剩下与你见面的所有机会,只留236秒,想要触碰你。

  我看着你惊讶的脸庞,走上前轻轻拥住将要消逝在我眼前的你。

  “そらるさん,我爱你。然后,永别了。”

 

 

 

  14

 

  积了挺厚的雪。

  这是まふまふ进便利店时对外界的评价。等他出来后,竟然又飘起了雪花,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まふまふ撑起伞,踩着路边还未来得及清理的积雪,放慢速度朝家走去。

 

  “已经一年了啊……”

  まふまふ把伞偏向一边,看着灰暗的天空,今天也和往常一样想起了そらる。

  “说不定そらるさん早就向未来走去了呢?”

  没有包含任何喜悦情绪的话语化作空中的水雾,最后消失不见。

 

  まふまふ在几天前整理屋子的过程中翻出了过去十年份的日记,想了半天后最后狠下心来翻开第一页。他花了一整天才看完,因为过去的三千六百五十篇日记里,每一天都有そらる。

  まふまふ和そらる的相遇就像把彩虹碾碎做成缤纷的糖果,最后化在嘴里的味道却是酸涩的雨水。

 

  隔了好远,まふまふ看见有一个人影站在自己的家门口。因为雪花的遮挡显得十分模糊。

  他再走进一段后,突然睁大眼睛跑起来,几次险些滑倒。

  等まふまふ终于到那人面前时,看着他的脸,喘着粗气,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好像在这里站了很长时间,他深色的头发上落满雪花。

 

 

  他说:“まふ。”

 

 

 

  15

 

  桌子上的热水杯冒着热气,这是这张沉默中唯一非静止的物体。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面对面坐着,誰都没有开口说话。

 

  “我,我去换茶水吧。”

  “好。”

 

  得到同意后的まふまふ几乎是逃跑般的离开客厅。そらる的突然出现带来了太大的冲击,惊喜,惊讶。想问的问题太多,在脑海中乱成一团。

  そらるさん是怎么来到这边的?

  そらるさん为什么会过来?

  ……那边怎么办?

  根本不知从何问起。

 

  其实最想对そらる说的,是“我好想你”。

 

  稍微冷静了一点后,他深呼吸一口,端起托盘走回客厅,可眼前的景象差点让他把托盘整个扔掉。

  そらる在看他忘记收起来的日记。

  “そそそそらるさん!”

  “まふ,一年前的告白,还算数吗?”

  没有理会尖叫出来的まふまふ,そらる拍着身边的座位,示意まふまふ坐到那里。

  “无论再过多少年都算数。”まふまふ紧挨着他坐下,抬头的同时正好对上そらる的眼睛。

 

  “好,那么到你身边的我,就是给你的答复。”

  “我和まふ不一样,不管要花费多少年,我都会一会寻找和你相聚的方法,直到我找到为止。我不会用まふ的那个极端的方式,因为我想和まふ一直在一起。剩下的一切我以后慢慢给你解释,现在我只想对你说。”

  そらる合上日记,轻触まふまふ微热的脸颊,最后伸手揉着他的头发。

 

  “你没有办法来见我的话,我就用尽一切力量到达你身边。”

 

 

-End-

装模作样的后记---

大家好,我是ゆらるん。

先说,原先是准备BE的。在我脑海中成形的第一个画面便是那个一次性相见的方法,但实在不想写BE。。

最初的构思是以描写まふ为主,也没有想让文中そらるさん的双亲出事故。最后变成这样的原因是我想让そらるさん和まふ一起迈出第一步。

评论
热度(133)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