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そらまふ】背對

YuzuKi:

  以一個男生來說,洗個澡可以花上將近一小時,明白地說,就是他躲在浴室裡。

  不大的空間裡迴盪著一聲嘆氣。

  まふまふ閉起眼,感受從頭頂淋下的熱水在細嫩肌膚上的潤澤,儘管身體無比暖和,卻好似怎麼沖都暖不到心裡那塊兒。

  ——更明白地說,就是他跟そらる吵架了。

  まふまふ覺得,起初的爭執理由,跟現在的冷戰狀況襯起來,真的是微小得不足掛齒,單純就是個小誤會以及之後的態度問題罷了。是隨時都能和解的程度啊,為什麼他們兩人耗了整天,都沒有一方願意先低頭呢?

  再次嘆了聲,就算まふまふ明白不該讓沒多嚴重的事情在他們之間這般肆虐,但他仍提不起勇氣,尤其當そらる那靜默的模樣入目時。

  不勇敢的一人,以及不坦率的另一人,真是頭痛哪……

  又拖延了些時間才願意關上蓮蓬頭,他拿過門邊的浴巾,慢吞吞地抹起了身子。

  好半晌之後,まふまふ著好睡衣了,也將頭髮擦得不能再更乾,接著深呼吸,將手掌貼上了門板,緩緩推開。

  

  

  

  まふまふ是在主臥室裡的浴室洗澡的,現在已是深夜,再加上方才他隱約有聽見臥室開門的聲音,所以沒有意外的話,そらる即在外頭,而這也是他遲遲不出去的主因。

  ……但還是要面對,對吧?

  這麼想之後,腳步好似更加確實了。

  まふまふ在床鋪上瞧見了對方,以背對的姿態。真不知道是好是壞。那背影難免令他感到一絲冰冷,不過也因為沒有面對面的尷尬,まふまふ才敢爬上雙人床的另一半邊。

  小心翼翼且躡聲地就位後,他側躺著,欲要拉過棉被。這時,他發現被子的大半都遺留在他的旁邊,而そらる自己幾乎只蓋著腹部一小塊。

  まふまふ的心震了下。不是負面的。

  他仔細看著そらる的背影,發現對方隨著呼吸起伏的身子,並不像是睡著那般的安穩與緩慢,大概是清醒的狀態。猛地心又是一揪,而這次的感覺明顯就是難過了。

  一整天下來, まふまふ想呼喚對方許多度,卻沒有開口的原因,一是彼此心裡多少還殘餘些拌嘴後的脾氣,再來,正是他害怕對方不想聽見、不想回應。

  但是,不值得,一個小小的衝突,不值得讓そらる背對他啊。

  在複雜的心情中,有個情緒突兀地衝了出來,壓在其他感受之上,不知道怎麼形容,但まふまふ清楚正是那情緒,忽然之間帶給了他許多勇氣。

  まふまふ提起棉被,從背後披上そらる身子,待兩人都好好在被子之下後,他沒有收回手,而是順勢環住對方的腰,靠近那溫暖而結實的背部,然後明顯感受到對方一僵。

  縮在そらる身後,まふまふ闔上眸,輕輕卻急促地吐著氣息,安靜地感受那體溫以及味道。

  很安心,明明問題還沒有解決,光是擁著對方,就好安心。

  儘管一陣沉默,まふまふ也的確有些小緊張,但,そらる肯讓自己抱的喜悅大大勝過心裡角落的害怕。

  不需聲音,不需動作,溫度悄然在彼此傳遞著。他覺得,兩人之間好像有什麼正在消融。

  過了數秒,冷不防傳來一點窸倏的聲音,然後,まふまふ感覺到自己的手背被包覆住。

  融化了。

  

  

  吵架的內容並不是什麼大事,所以相對地,和好了,也沒多大不了,甚至可以說是很正常的事情。但まふまふ沒來由地想哭。

  前額抵在そらる後背,まふまふ不自覺加重雙手的力道,呼吸趨於紊亂。片刻,他聽見一聲小小的嘆氣,接著,そらる輕輕把まふまふ的手拿開。

  屏住呼吸的同時,そらる轉了過來。

  

  

  床鋪的震動,帶動他的胸口一顫一顫的。看著對方那張變得柔和的熟悉面容,腦袋的運轉霎時遲鈍了,還來不及講什麼,或者說還沒想到要說什麼,他被そらる一把撈進懷中。

  「別生氣了……」遲了一會兒,まふまふ才這麼小小聲地道。

  「嗯,我沒事了。」そらる的嗓音自上方響起,接著自己的背部被溫柔地輕撫著,「你也別介意了。」

  其實正是那麼簡單,只要一方先示好,另外一人又怎麼捨得繼續生氣呢?

  まふまふ點了點腦袋,內心一顆懸著的石子終於放下,忍不住淚著眸,彎起柔軟的笑容。「對不起。」

  「我也抱歉。」

  

  他抬起首,全心全意地享受著對方欠了他一整天的吻。

  待雙唇分離,牽出一絲彼此珍惜的感情,そらる揉揉まふまふ的柔順銀髮。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很晚了,早點睡。」

  「嗯。」

  窩在平時最愛待的そらる的胸口,まふまふ閉上眼,覺得好暖好暖,一切都沒事了,一切都不用怕了。

  自己有勇敢一些真是太好了。

  

  「晚安。」

  そらる摟緊了他,低聲說著。

  

  

  

 

 

- fin -

评论
热度(165)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