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soramafu】Eclipse.

N:

まふまふ快窒息了。
封闭的空间,可怖的摆置物,刻意的黑暗。
哪一个都是他崩溃的导火索。
所以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来密室逃亡啊。まふまふ懊恼到不行,才走到一半他就和大家走散了。
也不是他明知道自己恐惧这种环境还会蠢到走散。大家想要丢下他。
不是知道自己被厌恶着么,不是看到他们眼里分明带着戏弄么。


『听说了吗,那个很不可一世的まふまふ,听说他怕黑哦』


『哎?骗人的吧,明明平时都不理我们,谁碰了他一下就好像玷污他了一样超恶心哎』


『对啊对啊,有人还在图书馆里看到他自己带着坐垫』


『是前一天晚上勾引前辈们,然后……』




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一群饶有兴趣听着的人很是默契的意味不明地笑着。




他坐在后面,其实已经感受到了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他们眼里的まふまふ正在安静地写着面前的书,耳机里一定放着轻柔的音乐吧,总之听不到我们说话的。他们这样想。

“透过背后高高的窗户可以望见空中的晚霞,海鸥排成一个‘女’字形,朝天际飞去。”

まふまふ刚好看到《人间失格》第二手札的尾声,他摘掉一只耳机,抬头看向窗外,只有被惊起的麻雀在乱飞,翅膀的扑朔声好像就在耳边一般,他不远的前方的人群也如同窗外的麻雀,纷纷慌乱地散去。




“まふまふ桑?”




有一个女生走了过来,是班里很受欢迎的一个孩子,可爱的笑容配上外向的性格,这样的人,笑的和平常一样的甜美,询问着まふまふ:“明天有空吗?班里同学们要一起去新开密室逃亡,大家都会去哦。”咬重了“都”这个字呢。まふまふ觉得这个女生笑的好做作。然后温和的说着——“我可以”“加入你们吗?”




重新聚集的人群里爆出一阵唏嘘声,可爱的女生也有点惊讶,不过也立马笑的更加明媚的应下了,还交代了时间地点之类的才走开,他笑了一下,又戴上耳机。



 
 
 
 
 
 
 

大家都会去。

 
 
 
 
 
 
 

大家,大家里面,没有まふまふ。


 
 
 
 
 
 
 


 
 
 
 
 
 
 

『他是装的啦,真是有心机,以为这样就可以拉拢我们了吗』比麻雀努力飞着地拍打翅膀的声音还要大。

他的耳机早就没了音乐,之前放的空想世界とオモチャの心臓声音放的太大,想要减弱声音,一下又碰到了静音,然后听到了。



肮脏可笑的事。







他只是在那里听,一声不吭的听着。就像刚才,装作没看见一样跟着大呼小叫的人们,转过一个又一个圈。一直到他们把他给扔掉。

 
 
 
 
 
 
 


 
 
 
 
 
 
 


反正一小时后会有工作人员会把他领出去。他是这样想的,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对于黑暗的恐惧那么强烈。


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糟糕了。まふまふ想着。




他要出来了。




TBC_








大家好好好好好!这里是N君!写同人的初夜献给了soramafu【划掉


私设mafu是个精神分裂的大学生XD【精分好棒!啊精分万岁✧*。٩(ˊωˋ*)و✧*。←此人已疯 对不起还没写让soraru桑出来!估计还要拖一下大王才能拯救mafu小天使!大王的职业还未定!后面的剧情也没想!总之这是个坑!




如果这样还能接受的话,谢谢你的温柔!我会努力写下去的!未来见!

评论
热度(32)
  1. 雪血N °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