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soramafu】Eclipse_1

N:

“你究竟,身处何处的小路?”






Eclipse_1







そらる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一扇门被锁上。








来这里之前那个笨蛋一样的友人,一脸幸福的说和天月くん一起去密室逃亡怎么怎么怎么样。除了被秀了一脸,,还随便详细的,说了逃脱路线。








在他的记忆里,这锁门应该是打开的,里面是这所密室逃亡里游客反应最恐怖的一个房间,嘛,そらる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走了一路到后来连灯都懒得开了,寻求一点点的刺激感就好。虽然他发现闭着眼睛友人的“通往趁乱吃天月豆腐之路”的方向,似乎更加清晰了。












他转了转手柄,很神奇的居然开了,那应该只是里面的被锁上了。 







「难道有人吗?」他这样想着,走了进去。








进去之前打开了在外面的灯光设置,让整个屋子一览无余。每走一步都会发出木地板特有的嘎吱嘎吱声,这个房间和其他的房间相比也就多出了一点阴森感罢了,哪有说的那么恐怖。他有点不耐烦的踢了下旁边的桌子,马上就有实验器皿一样的东西从桌子上滚了下来。そらる还没来得及去接住,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很好,这算是给自己找点更无聊的事做么。








そらる一边一脸阴沉的想着回去要狠狠地揍一顿那个热情推荐他来看一眼的友人,一边蹲下身子去收拾正在流出像是血液一样的碎瓶子。








刚蹲下他就被吓了一跳。






面前的桌子下面居然有个东西在动。






确切的说,是个人抱着膝盖在发抖,一头白毛也跟着在抖,纤细的像是女孩子的脖颈上面还有着汗。从そらる这个角度很清楚的看到,这个人,害怕的要死。一看就是被人锁在屋子里面害怕的无知少女。







「也不知道谁在吓谁,我今天第一次被吓到好吗,居然还是被一个游客岂可修。」








他没好气地说:“喂,桌子下面的那个,别抖了。”那个人像是没听见似的,そろる凑过去推了他一下,那人猛的往后退了一把,狠狠地撞向了后面,连带一声“好痛!”桌子上的器皿也成功的,滚落到そらる的背上。







虽然并没有太多疼痛感,但是那种液体在背后浸透的感觉,看也不用看就知道是和地上一样的红色不明物。そらる心里要打死友人的心更加坚定了。







皱着眉看着对面刚刚那个捂着头的人抬起了头。







红着眼眶,脸上还有点脏兮兮的,白色的头发还有几根迷の呆毛翘了起来,只是那眉宇间,分明是个男孩子。






そらる脑子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原来男孩子也可以长得那么秀气。然后就是莫名的心疼这个人,那一副像是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似的表情,让人怜爱。






这一定是个,不知道身处何处小路上的人。





TBC_




嗷嗷嗷嗷嗷大家好!!!!这里是N君!请把上一篇看做是第零回!这个不重要!只是N的一点点恶趣味!

两个人终于相遇啦,希望大家还能看下去。不足之处请务必告诉我哦!( ˃᷄˶˶̫˶˂᷅ )


谢谢你们的观看!






ps:伊东歌词太郎今天觉得有点冷。












































评论
热度(30)
  1. 雪血N °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