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不负

NL:



❤そらるさん11.3生日快乐❤
……有点拖了,干脆也做我生贺,一起发了这样我自己生贺都不用写了(喂)
同时也祝自己今天1114生快。

そらまふ。

。勿。三。
重要的事情打三个句号。

好久不写文手生了(
感谢亲友的投喂中饭。
若撞梗抱歉。

————————————



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你对自己在世界上的存在感到迷惘的时候,你会怎么样?
逃避?又或者是假装勇敢地直面面对一切,又或者是从此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そらる觉得这对于まふまふ来说大概一直都是个无解的问题。まふまふ看则单纯好懂,实际上却是个大概永远也摸不清猜不透的主。
这么想着,他十分烦躁地把车钥匙从钥匙孔拔出,干脆地把车座调平后一气躺了下去。今天又是没有任何收获的一天,导致他心情异常糟糕,何况他本质根本就不是什么脾气很好的家伙。
这两天そらる特意对自杀类的新闻额外关注,同样无果。他第一次真正觉得日本的自杀率实在是太高了,三天来每次翻相关信息、新闻都翻得他脑仁儿和眼睛疼。
各色各样的人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过,如果まふまふ真的…的话,凭自己对他的理解大概是会选择安静不被别人发现的方式。
真是那样的话就糟糕了。
想到这里,他皱着眉头解锁了手机。


事情源于三天前,まふまふ以一种极其安静的方式人间蒸发了。
短短一个下午,他身边关系好的友人就全部炸开了锅。
但是まふまふ家里无论是桌上还是电脑前的东西都有如主人还在一般,甚至电脑上的工作界面都尚停留在进行中的状态。按照まふまふ那在工作上极其严谨的性格,他是那种只要稍稍离开电脑桌,就必须存一次盘的人。
这件事以前还被其他人揶揄,まふまふ也只是不好意思地跟着他们打哈哈,但是甚至对于这个习惯他还有些小骄傲。
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个好习惯。
天月是第一个发现まふまふ不见了的的。他恰巧那天有事儿找まふまふ,就恰巧赶上了这件事。首先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就是天大地大,都大不过まふまふ要存盘这一档子。
他条件反射一般的马上给そらる打了个电话,动用了他自认为这辈子最强劲的概括能力给そらる简短地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寥寥几句概括加各种设想刚刚说完,原本在电话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的そらる突然沉默了下来,大概过了有一分钟,才开口回答马上赶到。

「为什么会活着呢?
如果是这样的世界的话、最后终归会被暴力压垮然后消失的吧
当对自己不自信和迷惘到极点的时候,人类大概会消失。
随后对自己的世界作最后的一周留念,在最后一天还没有找到生存的方向的家伙就会迷失在时间的长河里了
这样的话就可以逃避现有的一切了吧
很茫然。」
光标闪动。这是まふまふ电脑里保存时间最新的一个word里,最下端存着的一段话。还是熟悉的まふ风格发言,凭记录来看这家伙最近心情都不怎么好的样子。但是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甚至近几天他连推特上活动都不怎么活跃。
但是总觉得这段话在哪里见过。
——大概又是新歌歌词的灵感来源,又或者是睡觉前躺在床上随便写的吧?そらる怀着这样的心情,顺手把它拍了下来存在了手机里。
喂,现在是在玩推理剧吗?
そらる心中暗暗吐槽,拇指在屏幕上双击,照片被放大。他逐字逐句地看着,划着屏幕,又看了三天以来的第不知多少遍,虽然似乎这并没有什么效果,连句子都快背出来了。
但是他总隐约记得这段文字当初他看出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又清晰地知道这段记忆被雪藏了。
……究竟在哪。
找不到突破口。此刻茫然的感觉不禁让他想到了之前录机械迷城实况的时候。时间总是一分一秒地过得非常快,以至于有些地方不得不剪辑去很多part。而且少之又少的线索现在简直就像是在玩解密游戏,让他脑袋里一头乱麻。甚至有时他都想用把剪刀一口气全部剪掉,但是游戏毕竟是游戏,最后通过艰难的思想沉淀总是能把乱麻一根一根地理顺。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时间?
时间。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切换到通讯记录界面。稍微向下翻了翻,天月给他打电话的时间大概是一点五十左右。在第一次在家中正式搜寻时,大约是两点四十五分。随后二十分钟,一无所获的他与天月就出了门,想在附近周围试着寻找。这次出门以后,约摸四十分钟又回到了他家里。但是之前一次出门前关了电脑,这次回来以后却发现电脑变成了待机状态。
……对了!そらる猛的坐直了身体,把椅背调正,一气呵成地再次启动了车子。
如果是时间的话…试一试。

“……保存时间,我看看—啊。”そらる移动光标,待到信息栏跳出,立马惊喜地锤了自己手心一下。
最新保存时间:15:20分。
(这个时间根本没有人能够更改这个word。——当然,如果是‘消失’了的まふまふ的话除外。)
他靠回椅背,开始翻动滚轮认真地翻着,一页一页的文字在他眼前飞快掠过,就像是まふまふ之前所存在的时间就这么流逝了去。
最后一页了—
突然眼前屏幕上显示出鲜红的「error」,疯狂地闪动着。原本的文字一瞬间全部变成二进制的数字充斥着眼球,强烈的冲击感撞击着大脑,头晕脑胀的感觉瞬间弥漫开来。

……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快醒醒!目的地到了哦?”
そら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坐在自己身边的まふまふ正一脸担忧地晃着自己,右手五指叉开在他眼前晃着。
“……诶?”そらる还没回过神。
“大海啊——全部是水啊——”突然外面天月嗷地一嗓子撕心裂肺的,吓了他一个机灵。这才完全清醒的そらる开始努力让自己的思想和现在的世界接轨。
“……まふ,你没事?”
“………………哈?”まふまふ被突如其来的奇怪问题惊到,茫然地半晌才挤出一个疑惑的音节。“そらるさん才是,没有问题吧?之前明明是そらるさん身体和心情都很糟糕的状态,大家才商量着要带你来海边的说。结果在车上そらるさん就突然睡着了而且睡得超死叫都叫不醒…超级担心的。”
……什么,这和自己之前所经历的完全不一样?
“啊我……大概是做了一个超长的梦。抱歉。”そらる搔搔脸颊,感受着窗外吹来的海风,心里觉得有些清爽。“但是梦里的まふ也并不令人省心啊,因为压力很大所以像隐形人一样消失了,我和天月くん可是找到焦头烂额。还在word里留下了为什么会活着呢?这样的问题,让人担心的是你才对。”
“……”まふまふ沉默地翻开手机。


“那句话不是我说的,是そらるさん你说的噢?
'为什么会活着呢?
如果是这样的世界的话、最后终归会被暴力压垮然后消失的吧
当对自己不自信和迷惘到极点的时候,人类大概会消失。
随后对自己的世界作最后的一周留念,在最后一天还没有找到生存的方向的家伙就会迷失在时间的长河里了
这样的话就可以逃避现有的一切了吧
很茫然。'
如果是这样的句子,这是そらるさん三天前更新的blog里的一段话,还是在小号上发的。为了找这条费了我好大劲。老实说我当时真是吓坏了,天月くん还在说そらるさん被まふくん同化了这样的话超过分。……但是そらるさん一直都是很冷静很可靠的样子,担当着安慰别人的角色。其实自己压力早就要垮掉了的程度吧?看这个blog就知道了,已经变成这样了,连在梦里都还想着去救别人的心情老实说我真的完全不能够理解。本末倒置地把自己当成了不需要拯救的人,这很可笑吧。”まふまふ撑着椅背,俯视着他。在现实世界难能正经地说教,竟然一下子就把そらる说懵住了,脑子里突然混乱了起来。

事实上,长期以来他都是习惯以「我是老年人我超冷静,情绪没有很大起伏的而且擅长于人生相谈噢」这样的形象示人的,也普遍被他们所接受。以至于现在真的都不知道到底是他理想中的形象还是真的是这样。
人们理想的形象往往在最后会吞噬他们,连本心都丢掉了的家伙再怎么光鲜,也只剩下了一具空壳罢。

“……所以,そらるさん也请偶尔地表现一下自己弱的一面吧。不是示弱,我觉得现在的そらるさん太陌生了。卸下那样的面具大概会让自己轻松一点的。”まふまふ此刻像是请求一般,一直盯着他看的眼睛里闪着光。

そらる低下头去。难得被说教的他心情有点复杂。
海风从窗户涌进来,带着夏天的咸味。
“我知道了……被你说教还真是不爽的事。”そらる顿了顿,低声说道。“……被你管这种感觉我不讨厌。”
“诶?そらるさん刚刚说啥?”
“我说,そらるさん会负责把每一个平行世界的まふまふさん救出来的。”そらる笑,“那么现实世界的そらるさん也就拜托まふまふさん了。”
今天的海风似乎带了一点甜,大概是从哪里刮来了糖罢。

外面的甘党表示心好累你们两个秀什么秀,能车咚了不起啊。


【但是究竟哪端是梦境呢?】
【——谁知道呢。】

-end-

感谢观看。……真心感谢能看下来的你!
跟她们说了我写完了,亲友在车上大喊卧槽。
……我的内心也是卧槽的,从1017开始写,1113才写完啊!!
我要冬眠了。(不是)
写太烂,意识流,勿介。我真正写这篇文的原因只是想写最后そらるさん那句话。

评论
热度(44)
  1. 雪血Makio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