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soramafu】花吐病paro

谁予安眠:

花吐病paro

mafu患有花吐病

两人分手设定

给mafu五岁的生贺,提前发了出来

作者有蛇精病写得不好见谅

→OK?

mafu知道自己患了花吐病是和soraru分开之后的半年。和往常一样的早晨,大魔法师想感叹下人生,却发现许多花瓣从嗓子里涌出来。

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可是魔法师不会让恐惧消散的魔法。

“分手吧。”

“我是家里的长子,父母不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mafu想起了soraru说分手的那天,和平常一样的吃饭,散步,亲吻。

“分手吧”就像饭后一个轻松的笑话一样,被身旁的人简单的说出来。

“好啊,那就分手吧。”

天月赶到mafu家的时候,mafu坐在地上,像个破烂的布娃娃,靠在沙发上。

他看到从门外进来的友人,笑了笑,扬起手心的花瓣,“天月くん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友人中了魔法师的魔法,说不出话来。

“是玛格丽特哟,就是小雏菊。”

“mafuくん……”

“诶!被我闻到了哟,天月くん偷喝了可乐!”

被比自己矮上两厘米的友人给抱住。天月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用手抚着友人松软的头发,将脸轻轻的贴在他的耳边。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开着的电视,彩色的光线在房间里闪耀。漂亮的女主播张开涂满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

“局部地区有雪,东京、名古屋、札幌部分地区大到暴雪……”

mafu是个很聪明的人。无论是从学习还是写歌或者是处事。

mafu的25岁生日,包下了整个居酒屋。小小的房间里挤着十几号人,空气都变得闷热起来。

十月的东京,莫名的多雨。

祝福的话语被友人一一说尽,聚会散场。

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把喝的烂醉的mafu扶上车的时候,mafu吐了一车。

伊东歌词太郎一边安慰着炸毛的天月,一边想如何将魔法师平安的送回家。

平常这种事都是soraru来做的。

soraru。

“mafuくん和soraruさん闹别扭了吗?”mafu揉着太阳穴,想从宿醉中清醒过来。

“没有哦,天月くん。”一边说着还发出了fufufu诡异的笑声。

就连魔法师也不具备和宿醉抗拒的力量。

“但是歌词さん……”

“天月くん和歌词さん关系真好呢。”很羡慕的语气,又像小孩子得到想要的玩具一样的开心满足。

“我和soraruさん已经分手了噢。”

mafu不知道被电波传送出去的声音是否和自己一样的平静,就像几个月前,和自己说出分手的恋人一样的平静。

十二月从天空带来了飘落的雪花。mafu刚刚结束cof的live。他和soraru作为嘉宾出场。

不知是刻意安排还是怎么样,他的solo被安排在soraru的后面,接着就是两人的合唱。

soraru看着昔日的恋人,站在台上,暖融融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就像创世的天使,为这个世界送来了第一束光。

他想起mafu在唱歌时的小动作,耍赖时吐出的小舌头,还有他笑的样子。

soraru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看过mafu了,习惯了他陪在自己的身边,把这件事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然后觉得乏味枯燥无聊。

父母提出要他和mafu分手,找个女人结婚的时候,他反抗过。来自父母、亲戚的压力太大,他的反抗显得并不怎么激烈。

他似乎忘记和mafu分手的事实。想在他喝醉的时候轻吻他的额头,想在他冷的时候搂住他,想在他开心的时候看着他。

作为一个人类,却无时无刻不想着魔法师。

BBQ即使是深夜也有热闹的人群。

空气里融入了浓重的调料味和刺鼻的油烟,变得沉重,却压抑不住青年们的活力。

soraru摸着微鼓的小腹,起身在周围走动了起来。自嘲的想到,要奔三的人果然比不上二十出头的小年轻。

他从未感谢过上帝给予他如此灵敏的感官。

mafu轻微的咳嗽声在在人群里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却还是被soraru清楚的捕捉到。

被包在纸巾里的不是浓痰,不是鲜血,而是一瓣瓣纯白的花朵。

魔法师的恐惧被人类尽收眼底。

“mafuくん过来一下好吗,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soraru看着端坐在自己面前的mafu不禁觉得有点好笑,双手放在膝盖前和个犯错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mafuく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soraruさん的结婚对象一定是巨乳吧……”

来自魔法师的打趣,人类选择反击。

mafu感觉有个温软的物体贴上自己的嘴唇,让他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短暂的温存被打破。

“对不起,骗你的。”

“好巧啊,soraruさん我最近也要结婚了。”

“呐呐,soraruさん娶我吧。”

午夜的钟声敲响,大街上的人群发出惊喜的声音,圣诞节伴着雪花从天而降,给人们带来喜悦。

雪地上留着男人女人们凌乱的脚印,渐渐被新雪覆盖。魔法师和人类的脚印格外明显,虽然凌乱,却还是一起朝一个方向去了。

Fin.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ヽ(′ω`)

— — — — — — — — — — — —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写这样子的,写得不好请见谅(ノД`)o

其实也不清楚自己想写些什么,抱着一种看着别人写得哇写得真好自己也想试试的心情,于是就这样写了。

花吐病里面的两个人,都是特别要强的人。soraru觉得成了自己习惯的mafu,就算没有自己也能好好过。mafu则觉得既然soraru能做到那样,那么他也可以。两个人都很要强,遇到对方却又服软,soraru一直看着mafu回想分手前两人的经历,mafu对soraru毫无抵抗力。

两个人在这场相互较量的比赛里,都是胜者,又都是输了比赛的傻瓜。

很现实,soraru因为压力和mafu分手。mafu没有哭没有闹很平静就和平常一样,勇敢的面对一切。这才是我所认识的两个人。

(千∧千」∠)_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Thank you for watching(づω-`).○°

まふ小天使五岁生日快乐ㄏ(•ω•)ㄏ要一直开心下去哟!

评论
热度(36)
  1. 雪血谁予安眠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