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soramafu】叛與判(一)

葉糖๑╹◡╹)ノ":

#soramafu#  

#勇者x魔法师#  

#ooc 勿代三# 

#硬生生寫成連載的生賀文#


 拔出刺入敵人胸膛的劍,血隨之染上深褐色的馬靴。 

 泛著寒光的冰藍,尚屬溫熱的血液順著劍刃的弧度淌下,紅藍交織顯得刺眼,又有種意外的和諧。踢開腳邊擋住去路的屍體,他還未來得及拭去劍上的血,身後忽的傳來一聲熟悉的呼喊, 

 「soraru桑—!」 

 轉過身去便被撲個滿懷。白髮少年徑直撞進他的懷裡,撒嬌般的聲音甜膩得如同一只小奶貓。他嘆氣,有些無奈的揉了揉少年的頭,軟軟的,很舒服的觸感。而就連soraru自己也沒注意的是,低垂著的眼簾下,湛藍眸子裡寵溺的神情。 

 響起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最後在前方不遠處停下。soraru輕推開懷裡的少年,視線在他身後來人的身上落定, 

 「天月,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他開口問道。天月微仰著頭思索片刻,這才緩緩道來, 

 「我這邊有mafu的支援所以問題不大,但我們都很擔心這裡你一個人應付不了。還有的就是……」 

 「是什麼?」 

soraru皺眉,似乎並不滿意天月這個吊胃口的答覆, 

 「之前得到的情報出錯,導致這次的傷亡人數較以往多出了許多。雖然也有實力差距不同的緣故,但我認為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情報錯誤…。」 

 天月的聲音逐漸變輕,再變輕,輕到它足以融入那波瀾不驚的空氣中去,輕到哪怕是他自己也不能聽清。mafumafu擔憂的看著天月的一舉一動,掙開soraru的懷抱,轉身向天月解釋, 

 「就算傷亡人數增多是因為情報出錯,但情報出錯也不能全怪ama醬啊!ama醬當初只是提議相信那些俘虜而已,同意采納是上層軍方作出的決定,怎麼說也應該歸咎於他們沒有認真考慮這條提議的利弊,就盲目決定吧。」 

 話罷還不忘回頭用眼神示意soraru讓他也說些什麼,共處這麼多年,他相信對方是一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的。果不其然,soraru回他一個眼神,立刻心領神會的接話, 

 「天月君提出相信俘虜的提議確實沒錯,考慮這點本來就是理所應當的事。但上層軍部的人一向如此愚昧無知,上次不也是因為他們愚蠢的決定從而導致機密情報洩露,計劃不得不重新製定嘛。再者說,這次的情報又不是完全錯誤,我們可是從他們那裡得知了敵人偷襲的時間,也好有所準備應戰。」 

mafu讚同的點頭,又一蹦一跳的跑上前摟住天月的脖子。當然,mafu不知道的是:在soraru眼中,他那模样活像只挂在树上的树袋熊——嗯,還是巨型樹袋熊。

 「你聽,既然soraru桑都這麼說,ama醬就別再耿耿於懷了。」 

 天月被勒得難受,只好用手肘撞了撞摟著他脖子的mafumafu,後者知趣的收手退到一邊。他朝mafu眨眼,再轉向視線前方一直盯著他們看的soraru,如是說道, 

 「我沒事,就是…單純的覺得那些死去的士兵,他們的家人很可憐吧。」 

soraru的臉色一下變得陰沉,眼神也冷冰冰的。他沒說話,沉默著反復擦拭那把沾滿血污的劍,再將擦拭乾淨的劍收入劍鞘。天月不知所措的望向mafumafu,為了避免soraru聽見,mafu立刻湊近天月的耳邊小聲說了什麼, 

 「噓,和soraru桑談這個可是大忌啊ama醬…他上次可是差點因為這個殺人。」 

 語畢,天月不免表情復雜的看了mafu一眼。對方認真的表情結合soraru一言不發時周圍散發著能令人感到脊背發涼的氣氛——他確信這一定不是開玩笑。 

 正當幾人正各懷心事沉默不語的時候,mafu身邊的空氣中突然出現一個小小的魔法陣。白色光點匯聚成五芒星的圖案,細碎的光點塵埃重新組合變幻,很快,一隻繫著紅絲帶的晴天娃娃出現法陣中央。 

 「啊,teru,歡迎回來。」 

mafumafu一把摟住那隻晴天娃娃抱在懷裡,問它, 

 「之前讓你去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晴天娃娃揮舞著白白胖胖的小手想要掙開自家主人的懷抱,無奈mafumafu越抱越緊,任它再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 

 「C國那邊的王室似乎為了爭奪主權在內鬥,軍部也是,總之就是一片混亂。」 

 趁著mafu分神之際,teru成功從他的懷抱中掙脫出。飄忽忽的飛到半空,邊用小手理著裙擺,邊氣鼓鼓的補充, 

 「還有違法實驗什麼的,雖然不清楚具體是哪一方面的,但據說是人體實驗。」 

 「teru笨蛋!」 

 談話間忽然傳來另一人的聲音,幾人心下一驚,剛想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狀況,就看見飄在半空的mafuteru此刻正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著一隻…縮小版的綿羊,或許是支撐不住那份重量,緩慢下沉著。 

 「正宗君好重!喂,mafu你還傻站著幹嘛倒是快接住我啊!」 

 話音剛落,只見暗紅色的藤蔓穿透几具尸體的心臟長出,輕而易舉的救下teru和正宗,不過前者似乎是被嚇得不輕,就差沒徹底昏過去。 

mafumafu使勁捏住teru圓圓的臉,直到自家守護神毫不留情的揚手一巴掌打在他臉上。他揉著被打疼的臉頰,委屈的抱怨, 

 「不就是想快點把你叫醒,為什麼打我啊?!」 

 「你倒是別用那種奇怪的魔法。」 

teru暗想著朝mafumafu翻個白眼,雖然它根本做不到,依舊是那幅流著口水的呆萌表情。 

 「teru這個笨蛋竟然把魔法陣開在半空!」 

 正宗直撲進天月懷裡。在得到主人的安撫后又立刻扭頭指向mafuteru,氣勢洶洶的朝三人大聲控訴, 

 「後來我可是踩了三個箱子才夠到,teru明擺著是在欺負我不會飛!」 

 晴天娃娃故作不解的歪頭看它,申辯道, 

 「憑什麼怪我?要怪也要怪天月君沒給你加上輕飄飄的屬性,再說誰讓你長得這麼胖啊蠢——羊!」 

 「哈?白面饅頭你說誰蠢羊?你有本事再說一遍?」 

 「說你,蠢羊正宗君。」 

 正宗從天月懷裡跳到地上,mafuteru也擺脫mafumafu的懷抱飄到半空。眼看著兩隻守護神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soraru走上前拍拍mafu的頭,不出所料的被那人毫無威懾力可言的眼神瞪了一眼,他經過mafu的身邊,出聲提醒, 

 「回去了,叫上你那個白癡守護神。」 

mafu向teru揮揮手喊他回來,天月彎腰抱起急著要去追攆teru的正宗,一場戰爭還未開始便被強制性喊停。回程的路上,mafuteru似乎還沒玩夠,飄到天月那邊一個勁騷擾被抱在懷裡的正宗,就連上前制止的soraru也莫名其妙挨了一爪。 

 「mafumafu!」 

 走在最前面的mafumafu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亂像,直到soraru忍無可忍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他被嚇得一個激靈,回頭正見teru故意擋在soraru的視線前,而soraru由於視線被完全遮擋只好停下腳步。 

mafu快步上前揪住teru的裙擺,動作利落的將它攬入懷裡抱緊,儘管它心裡十萬個不情願,這次倒是乖顺的了。 

 「前面能看到軍旗,應該再走三四百米就到了。」 

 天月硬是挽救下兩人間尷尬的局面,讓氣氛終於得以回歸平靜。soraru沒說話,mafumafu也不知該說什麼,兩個守護神更是安靜的不像話。疲倦感愈發明顯,mafu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好好睡一覺,睡到第二天晚上。」 

 他說。 

 「我覺得吃飯更重要。」 

 天月回答。 

 「是,吃飯的確也很重要。所以,等我醒了,我們就去一起吃拉面。」 

 他接著說,語調幾乎沒有起伏。 

 「可我說不準哪天會去和歌詞桑見面,那就還是算了。」 

 天月接著回答,故意用了與mafu相同的語調。 

 「天月君是個重色輕友的傢伙。」 

 他小聲嘀咕,卻是不至於聽不見的音量。

 「才不是。」 

 天月學著他那樣小聲嘀咕。但這次mafu沒理他,倒是和soraru湊得更近了。 

 「mafumafu才是重色輕友的傢伙。」 

 他憤憤抱怨,一旁的mafumafu挨著soraru一個勁傻笑。 


mafumafu用手撫著白馬,馬兒順從的低頭,甩甩腦袋打了兩個嚮鼻,又蹭上mafu的臉頰,伸出舌頭去舔他的掌心。不知什麼時候起便站在他身後的soraru,見狀有意無意的說道, 

 「路還很遠。」 

 顯得無厘頭的一句話。mafu顯然是沒注意到soraru的存在,被這突然冒出的話語嚇了一跳,又隨即意識到聲音的主人是soraru。他這才回頭奉以問候, 

 「soraru桑晚上好,這麼晚了怎麼還來我這裡?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soraru沒忙著回答,只自顧自的說下去,  

 「預計明天下午能到。還有,它的傷恢復得怎樣了?」 

 他的目光落在白馬仍纏著繃帶的右前腿——還記得半個月前兩人一同去勘察地形時,白馬不慎踩進鼠洞崴傷了腿,一個踉蹌害得mafu險些摔下馬背。人是沒多大問題,馬的傷一時半會兒還好不了,剛開始的那幾天mafu索性就白天跟著soraru,晚上就地安營紮寨照顧白馬。這樣的生活持續了約有一個星期,好不容易等到它能走遠一些了,才將它牽回離軍營更近的地方。

 「比剛開始好多了,至少不會再一瘸一拐的。」 

mafu回答,俯下身隨手抓了一把麥麩遞到馬兒嘴邊, 

 「但還是不能走太遠,跑也不行。」 

 白馬慢悠悠的吃起mafu手裡的麥麩。soraru走到他身邊,盯著他和那匹白馬看了半晌,緩緩開口,

 「沒什麼事,就是想看看它的傷。順便商量一下明天的安排,畢竟它還要養傷,路還很遠,光靠走以妳的體力肯定不行,那你願意和我一起嗎?或者是…」 

 「我要和你一起。」

 還不等soraru說完mafumafu便急不可耐的打斷,邊說還邊抬起頭看他,目光堅定得讓人不忍拒絕。

 「那好吧,我去和天月說一聲。」

soraru露出個十足無奈的表情,正準備離開,但還沒走出幾步就停下,他想了想,又回頭提醒mafu道,

 「你明天早點起,別到時候又讓我叫你起床。」

 「好,明天見!」

mafu笑答。

 「明天見。」

soraru轉過身,頭也不回的——這次是真的走了。


 馬蹄聲聲,號角吹響。

 「王國軍第一部隊,凱旋而歸。」

TBC.

评论
热度(14)
  1. 雪血叁申月葉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