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soramafu】呪い

透明了的一片優葉:

*ooc注意


*請不要不要代入三次元


*想寫育兒梗而產生的妄想


*癈話很多


*這一章的cp感不多


*可以的請繼續吧..........


小小的村子裡,大家看似平穩的每一日,小孩吵鬧的聲音,婦人們交談時的笑聲,一切看起來是多麼的和平。但是,有光就必定有影,只是影子被隱藏著,被拋到了人們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在村子的後方有一座荒廢了的神社,鳥居的紅漆脫落了大半,階級和木製的地板被菁苔覆蓋著,一看就知道長期沒有人打理。多年前,村裡大旱,神社每日都會有人來求雨,貢品從不斷。但當天再降甘露時,神社就不再有人參拜,啊啊,多麼薄情的人們啊。

 

也許是懲罰這無情的人們,十年一次的大旱又降臨在這小村,本來的和平這麼輕易就被打破了。

 

“啊啊,神啊,請救救我們...”

 

現在的村子充滿人們的哀嚎。農田不再翠綠,乾涸的河流,快要見底的糧倉...村子好像是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個時後一樣。

 

不過這個景像對mafu的影響並不大,應該是說,他習慣了。長長的銀髮蓋著那赤紅的雙瞳,一人住在這殘陋的小屋。就是這個和別人不同的外貌,令mafu被村裡的人厭惡著。

 

“是鬼的孩子!”

 

 “這孩子一定是被詛呪了。”

 

 “別靠近他!”

 

就算是當著mafu臉前,人們也沒有停下這些傷人的話語。被大人當成出氣筒,也成了小孩們欺負的對象,自然,三餐也自然得不到溫飽。所以,他習慣了。

 

這天,mafu和平時一樣到村子後方的樹林找能吃的果子,發現村裡的大人同樣也到林中找食糧。為了不被發現,mafu緊緊用被風把自己包裹著,縮在一旁的灌木後。

 

今天還是早點回去吧。Mafu悄悄退後,照著原本的小路離開樹林。

 

“喂!你在這些地方幹什麼!”身後傳來粗礦的男聲。

 

被發現了!

 

Mafu二話不說的沿著小路逃跑,但小孩怎跑得過大人,Mafu馬上就被抓住了。

 

“放開我!”mafu大喊,卻一下子被那人按在地上。“…痛!”

 

Mafu和那男人的爭吵聲引來了其他的人。

 

“看啊,這傢伙竟然和我們搶食物。”男人朝mafu的肚踢了一腳。

 

只見周圍的人露出了厭煩眼神。

 

“為什麼這孩子還會在這裡。”

 

“這樣的眼睛見到就覺得噁心。”

 

“好像他母親在生他時難產死了…”

 

“他父親也在意外中去世了…”

 

“只會帶來惡運的孩子。”

 

“看那眼睛和頭髮也是被詛呪了的吧。”

 

零碎的討論聲全是帶著惡意。

 

“說不定這次的旱災也是這孩子引來的。”突然有人這樣說。

 

不是這樣的,不是的...

 

說也不會有人聽到.....

 

“啊啊,一定是這樣的。”

 

“都是你的錯!”

“都是你的錯…”

 

“都是你的錯。”

 

Mafu伏在地上,也許是因為剛才的一腳,那撕裂般的疼痛仍未消失。

 

“把他帶回去吧。”那男人說。

 

“為什麼?”有人問。

 

“嘛...就把他當作活祭獻給天神大人,說不定就能止住這次的旱災。”

 

活祭…?

 

“不要,不要...求求你們...”用沙啞的聲音哭喊,卻換來他人的冷眼。

 

在下一秒,mafu失去了意識。

 

*

 

當mafu再次睜開眼的時候,他已經身在村子裡的一個地牢裡。密閉的空間只剩一個小小的窗子,那個口子就連mafu那瘦弱的手腕也不能穿過,更別說要從那逃走。

 

Mafu一直看著那小窗子,也許是放棄了一切。

 

到了深夜,地牢裡再也沒有一點光線。到底是睜著眼還是閉上了,mafu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又再過了不知多久,可能是兩小時,也有可能只是二十分鐘,關在這樣的地方,連時間觀念也開始模糊。這時,有數個人提著燈走進來,是早上的那些人們。

 

領頭的人率先走牢子,其他人就站在外面。提燈映照著那人厭惡的表情,mafu害怕的一直往後近,直至背後碰到了冰冷的牆壁。那人不作聲,捉住了mafu的雙手,用繩子綁了起來,又把一塊布塞進mafu的口裡,不讓他發出任何聲音。男人把mafu從地上拉了起來,推出了牢子。

 

“跟著走!”男人跟在mafu的後方,還有其他人走在前方。

 

Mafu跟著他們走,離開了地牢。一直走,走出了村子,那些人也沒有停下來的打算。一路上,沒有人開過口,就算是提著燈,mafu也看不清他們的表情。

 

一直走,一直走,mafu來到了一座破舊的神社前。

 

身後的男人把mafu推向前,踉蹌了一下,因為雙手被綁了在後面,不能平衡, mafu倒在了地上。之後男退後,眾人開始為這場旱災求雨,看著喃喃自語的人倒是多麼的可笑,可是這刻mafu一點也笑不出。

 

啊啊,這個場面看上來是那麼的詭異……

 

“嗯嗯...!”這樣的呻吟就像是臨死前的掙扎一樣,但是沒有人理會。

 

男人把mafu關進神社裡,用繩子綁著他的腳,然後眾人離開了。

 

這樣混身是傷,由早上開始什麼也沒有吃過任何的東西,把他在這裡放上一,兩天大概就必死無疑吧。

 

就這樣閉上眼,讓意識遠去,好像也再不覺得痛了...

 

*

 

也許人類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脆弱,又或者是mafu的心裡還有那麼的一點名為求生的欲望。Mafu是被強烈的空腹感喚醒,乾涸的喉嚨帶來的刺痛告訴mafu他還活著,還剩下一口氣。光線透過紙門灑落在這小小的房子中,這原本是放供物的房間,對面的紙門應該可以通向神社的其他地方。

 

Mafu躺在地上,耳朵貼在地板,他聽見了輕微的腳步聲,還不只是一人。

 

紙門「啪」的一下子推開了,走進了三名從未見過的男子。

 

三人圍著mafu,露出了很驚訝的神色。

 

“誒…?小孩子,女生…?”其中一人開口,他瞪大了棕色的雙瞳。

 

另一個戴著面具的男子沒說太多的話,走近mafu,替他解開手上和腳上的繩子,拿走了塞在口中的布料。

 

見mafu那懼怕的眼神,男人退後了一步,掛上溫和的笑容。“不用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伊東歌詞太郎,這邊的是天月,後面那個眼神很惡的面癱叫soraru,能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嗎?”

 

“誰是眼神很惡的面癱。”後面的男人壓沉聲音說,但眼前這個戴著臉具的男人,歌詞太郎,裝作沒有聽見。

 

“mafumafu......”mafu開口,這沙啞的聲線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mafu為什麼會在這裡?又為什麼被綁起了?”名為天月的男子蹲到mafu的前面。

 

“呃...那個,那個,村裡旱災,嗯...就為了求雨...被當成了活祭...”mafu組織著言語,雖然並不通順,但還能表達出發生了什麼事。

 

之後是一場靜謐。

 

“那,那mafu的父母一定很擔心你了,要不我們送你回村裡?”天月先開口。

 

Mafu搖搖頭,“爸爸和媽媽都不在了...”

 

“那照顧你的人呢?”

 

“沒有。”

 

聽到mafu的回答,三人大概都能猜到他之前發生了什麼事。看著那哭紅了的雙眼,天月更是覺得心痛,他摸著mafu的頭。“不如mafu先住在這裡吧!”

 

“可以嗎...?”

 

“當然!”天月爽快地回答。

 

“喂,天月你這傢伙做不要擅自決定,這裡是我的神社。”soraru不滿地說。

 

“誒──有什麼所謂,反正這裡地方多的是。”

 

“我可不會照顧這小鬼。”

 

“才不用你管。”天月作出一個鬼臉。

 

“喂,歌詞太郎,給我管管你家的人。”

 

“我怎管得來呢?”歌詞太郎笑笑地說。

 

天月也不管身後的兩人,抱起了mafu。“我帶mafu去換件衣服。”然後推開紙門“嗯...不過我這裡沒有女孩子的衣服呢,先穿著我以前的衣服吧,我以後再做些新的給你。”

 

“歌詞太郎,你怎不告訴天月這孩子是男的?”soraru看著天月抱著mafu離開,一臉興奮的樣子,沒有理會懷中不知所措的mafu。

 

“很有趣的樣子,所以不說,反正天月君遲早也會發現。”

 

*

 

“mafu喜歡什麼顏色,女孩子果然適合粉色吧。”天月翻找著自己的衣櫥。

 

“那個...我不是...”

 

說到一半的話被打斷,天月抽出一件浴衣,塞了給mafu。“嗯...還是有點大,不過先穿著吧!”

 

“謝謝,不過我...”

 

“先去洗個澡吧,mafu一個人可以嗎?”天月抱起了mafu,打算走向浴場。

 

“請等一下!”提高了聲線,差點把天月嚇了一跳。

 

“怎麼了?”

 

“我,我是男的…”有點不好意思,輕聲地說。

 

天月頓了頓,然後輕輕把mafu放下,現在是一片讓人尷尬的氣氛。“我,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見天月低著頭不出聲,mafu以為自已做錯了事露出了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只見天月一下子跪到地上,發出了悲嗚。“嗚啊啊啊,對,對不起啊啊啊啊!!!!!!!!!!”

 

這個時候,soraru推門進來,看見天月在土下座,mafu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不禁被這奇怪的場面嚇呆了。“在幹什麼啊你們...”

 

“什麼也沒有!!”天月漲紅著臉,企圖掩飾他剛才做了的蠢事。“mafu君,我們去洗澡!”天月拉起了mafu的手。

 

“喂,你洗澡不用毛巾的嗎?”說罷就把一條新的浴巾搭在了mafu的頭上。

 

“謝,謝謝。”mafu抱著浴巾。原本以為是很可怕的人,說不定其實是很溫柔。

 

*

 

“天月大人,我自己可以的,不用勞煩你。”

 

天月執意要替mafu洗澡,mafu卻怎也不願意,做成了現在兩人在更衣間追逐的場面。

 

“大家都是男生,不用害羞嘛。”天月看起上來很開心。

 

“嗚嗚,不是這個問題!”

 

“又在吵什麼啊你們!!”伴隨著soraru的怒吼,紙門被一下子推開了,跟在soraru後面的是歌詞太郎。

 

“天月君你們在玩些什麼?”歌詞太郎從soraru身後探出頭來。

 

“再吵就把你們都扔出去。”

 

被soraru這樣一吼,mafu又差點嚇哭了。

 

“soraru,別這樣兇,都嚇著了mafu君。”歌詞太郎走上前,安撫受驚了的mafu。“那你們到底在幹些什麼?”

 

“準備去洗澡。天月回答。

 

“那為什麼這樣吵。”

 

“mafu君不讓我幫他洗澡嘛...”天月鼓起雙頰。

 

歌詞太郎嘆了口氣,蹲下身,輕聲的對mafu說“對不起呢,mafu君,天月君這樣無理取鬧。”

 

Mafu搖了搖頭,抓緊了衣領。“我,我才該說對不起,明明收留了我,但我還在說任性的話…”

 

“mafu君才沒有做錯哦。”歌詞太郎揉著mafu稍長的頭髮。

 

一直站在門邊的soraru瞪著天月,好像是在責罵他那些孩子氣的行為。

 

“mafu君,對不起啊,這裡很久沒有人類來過了,所以見到mafu君就不小心興奮起來,真的對不起呢。”

 

Mafu一直搖著頭。“我,我也很開心,關心像我這樣的人只有你們,真的謝謝。”可能是不習慣說出坦率的言語,mafu用衣袖擋著自己的臉。“如果,天月大人不嫌棄我這樣髒的話,能否讓我一起入浴?”把手向下移.露出紅色的雙眸。

 

天月先是皺了皺眉,然後蹲了下來,捧著mafu的雙頰。“mafu君,和我們說話時不用在稱呼後加「大人」,絕對不可以。”

 

Mafu點了點頭。“天月...桑?”

 

“嗯...現在的話這樣叫也可以吧。”天月原以為mafu會直接叫他的名字。“那歌詞桑呢?”

 

Mafu盯著歌詞太郎,想了一會。“歌詞太郎桑?”

 

“和天月君一樣叫我歌詞桑就可以了。”

 

“最後是soraru桑呢。”

 

三人一起看著soraru。

 

Mafu馬上回答,“sroaru大人。”大概是出於本能。

 

“誒,mafu君,雖然soraru是很可怕的傲驕臉癱不用加敬語也可以哦。”

 

“喂,天月你這傢伙!”

 

看到soraru在吼天月,mafu又怕得縮到歌詞太郎的身後。“對不起…”mafu弱弱地說。

 

Soraru又嘆了口氣,掛上平時不習慣的笑容,想去安撫受驚的mafu。

 

也許不是這樣可怕的人,mafu努力說服自己,偷偷從歌詞太郎身後探出頭來。

 

“sroaru...桑...”輕聲地呢喃。

 

“嗯嗯,這樣就對了mafu君,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天月緊緊把著mafu。

 

這樣好嗎?把見面一天也不到的人當作家人...

 

如果,如果又像是村裡的人一樣...

 

“那我們去洗澡吧!!!!”打斷了mafu的胡恩亂想。

 

“那我先走了。”soraru轉身打算離開,卻一下子被天月抓住了衣領。

 

“sroaru桑你打算去哪?不是說了要一起進去嗎?”

 

“哈啊?我才不要。”

 

“soraru桑真不坦率,明明以前是那麼可愛,你說對不對,孩子他爸。”天月瞧向旁邊的歌詞太郎。

 

而歌詞太郎也很配合天月,裝出了苦惱的樣子。“就是嘛,明明以前是坦率的好孩子,你就對不對,孩子他媽。”

 

兩人捂嘴竊笑的模樣讓soraru覺的莫明的火大。“進是你們的孩子!!”

 

“那soraru桑不洗的話就快回出去,別礙著我們。”天月邊說邊把soraru推出去。

 

Soraru就這樣莫明其妙地被趕了出去。

 

但又再過了一會,soraru看到天月氣沖沖的從浴室跑了出來。

 

“喂,怎麼喇?”sroaru拉住從身旁跑過的天月。

 

“我先去把那條村子燒一燒。”天月咬牙切齒地說。

 

“到底是什麼事?”

 

“你去看一看就知道了。”天月指著浴室。

 

Soraru往浴室探頭去看,見到歌詞太郎抱著只披著浴衣的mafumafu,小小的身板上全是傷,一看就知道是人為。

 

“嘖,天月帶上我。”

 

“你們兩個都給我等等。”歌詞太郎抱著mafu。

 

“過份的干擾是禁止,sroaru桑你之前是這樣說的。”

 

“但是...”天月一臉不服氣的樣子。

 

“反正這樣放著那些人也活不久吧。”歌詞太郎笑著說,但眼裡不帶一點笑意。

 

歌詞太郎以外三人同時感到惡寒。

 

“讓mafu君一直這樣不太好,先把身子洗洗吧。”

 

*

 

換上乾淨的衣服,傷口都讓天月給處理好了。到現在,mafu仍覺得一切像是在作夢。歌詞太郎在厨房準備食物,天月和mafu在旁邊看著。

 

“那個...能問個問題嗎?”mafu扯了扯天月的衣袖。

 

“什麼也可以問哦,只要是我知道的都會回答。”

 

“為,為什麼天月桑你們住在神社裡,離城鎮那麼遠不會不方便嗎...?”

 

天月呆了呆,大概是在想該怎樣回答。

 

“天月君,照常回答就可以了。”歌詞太郎突然插話。

 

天月點了點頭。

 

“那mafu君別嚇著了哦,我們呢,其實都不是人類。”

 

Mafu有點不明白的看著天月。

 

“呃...就是說,我們都是妖怪。”

 

“誒...?”

 

也許光靠語言未能讓mafu明白。

 

“那就讓mafu君看看吧!”說罷,天月頭上多了對貓耳,身後有兩條尾巴在擺動著。

 

“天月桑是貓咪桑?”

 

“正確來說是貓又呢,歌詞桑是狐妖。”

 

“那,soraru桑呢?”

 

“啊啊,soraru桑是這座神社的神祗,大概就是這裡的土地神吧。”天月解釋著,但mafu好像都沒有在聽,一直盯著天月的尾巴。

 

“能,能摸一下嗎?”mafu一臉興奮的樣子。

 

“可以哦!”

 

天月很配合的蹲了下來,mafu戰戰兢兢的把手伸向天月背後的尾巴。

 

“軟綿綿的!!好舒服!”

 

“嘿嘿,對吧。” 

 

Mafu整個人撲到天月的身上,一手摸著尾巴,一手摸著天月頭上的耳朵。眼睛閃閃發亮的,大概進入了忘我的狀態。

 

“哈哈哈哈,mafu君別摸那裡,很癢...嗯!”

 

似乎是被摸到了奇怪的地方,天月的臉頰染上紅暈,好不容易才把mafu推開。

 

“哈啊,mafu君太過份了。”

 

“啊!對,對不起,一個不小心…”

 

“mafu君很喜歡貓呢。”

 

“嗯,超喜歡!”

 

“那我呢?”

 

“誒...?喜歡?”

 

“為什麼是疑問句啊。”天月苦笑著。

 

“那,那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天月桑你們救了我,如果天月桑說的喜歡是和我喜歡貓咪一樣的話,那我應該是喜歡天月桑!”

 

“啊啊啊,mafu君太可愛了!!!!”天月一下子抱緊了mafu。

 

而這時,歌詞太郎早就煮好了飯,和soraru在一旁看著。

 

“這是在演那出啊?”soraru看著這場不明所以的鬧劇。

 

看來mafu已和天月混熟了,被天月抱著,目不轉睛的盯著天月頭上輕輕抖動的貓耳。


  TBC

-------------------------------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m(_  _)m

一開始沒打算寫這麼長呢....



评论
热度(69)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