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mafusora】Loneliness

AirMonster:

>by黑猫Project (x5)

 

>mafusora

 

>限制级内容注意

 

>僕はいつも一人きりになった

 

 

猫,总是孤独的。

 

一次又一次被爱,一次又一次抛弃

 

猫的心脏有着无法填平的洞,

 

所以无法感受到心痛。

 


 

Ⅰ. 雨天的容身之处  Air

 

  此时此刻的世界正被雨肆意地侵占。冰冷的雨声不绝于耳,即便是在炽热的仲夏,落下的雨总是没有温度的。雨声盖过了城市的喧嚣,却带来了不安。独身而行的人类,撑起花花绿绿的伞,继续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行走,脚步匆匆踏起水花,不带感情的眼睛里刻画着灰白的城市。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纸箱中瑟瑟发抖的猫。

 

 黑猫在纸盒里缩成一个毛团,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咒骂着该死的雨天。黑猫的名字叫そらる,令人联想到天空的名字,但全身上下只有眼睛是漂亮的蓝色,剩余的,是被人们厌恶的如同夜幕的黑色。正因为是下雨天,そらる妄想着找个地方躲起来,一身黑色的毛因为雨而紧紧贴在身上,就像披着一层薄薄的冰,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这样的寒冷。

 

 一个撑着透明伞的少年从他的眼前掠过,白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显眼,但是,他与众不同。少年倒退回来了,停在了そらる面前。白发少年蹲下,把伞放在了纸盒旁。这一刻仿佛让时间静止,そらる望着没有滴落下来的雨水,望着置身于雨幕中的少年。

 

下一秒,そらる又恢复了身为猫的警惕,他弓着腰,嘴里咕噜咕噜地发出警告。少年安然自若地用指尖勾勒着纸盒上的文字,“そ,ら,る…?是你的名字吗?我叫まふまふ。”冰冷的雨水让まふまふ微微地颤抖一下,但是脸上仍然挂着没有褪色的微笑,“そらるさん,能跟我回家吗?”まふ伸出手,放在そらる的上方,“如果答应的话,就碰一下我的手吧。”

 

そらる渐渐放下攻击的姿态,他伸出爪子,触碰着まふ的手。尽在咫尺的温度,让そらる无比地想要靠近。“不不,跟这个人回家说不定有小鱼干…”正在分神,突然便被眼前的人拥入怀中,“你也是孤独的吧,そらるさん。”被抱得很不舒服,そらる出于本能地反抗,尖锐的爪子在まふ的手上划出几道鲜明的血痕。

 

そらる在一瞬间停下了挣扎,明明他从不心疼,可他不可思议地停止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抬头看まふ,似乎是因为强忍着疼痛,又或是因为落下的雨,他看到他赤红的双目中泛着水光。まふ对上了そらる的目光,望着倒映在他眼睛里的天空,他用下巴摩挲着そらる毛茸茸的脑袋,轻声地吐出几个字:“そらるさん,我们回家吧。”

 

白发少年小心翼翼地抱着黑猫,撑着透明色的伞,淹没在安静而嘈杂的雨声中。

 

まふまふ手忙脚乱地给そらる吹干毛发,不知道是为什么,そらる看见まふ,总会升起一种不知名的开心。如果他不是猫的话,会不会看到脸上泛起的红晕。

 

そらる窝在まふ的大腿上,享受着他目前御用铲屎官的抚摸,从耳朵一直到脊背,都让そらる舒服得眯着眼睛。まふ把头枕在そらる的背上,温热的鼻息打在他的身上。如此消磨掉时光,そらる希望这一刻能够凝结,成为永恒。他能够陪伴他多久,这个温暖的容身之处又能呆多久,他不敢去想,闭上眼睛,享受现在。

 

夜越发漆黑,まふ已经沉沉睡去,即便そらる明知道他只是在被窝里玩手机。そらる蹲在窗前,盯着窗外。

 

そらる不喜欢下雨天,却喜欢隔着窗户看外面的雨幕,朦胧在雨幕中的城市,被水晕染开来的灯光,一切一切,都因为不清晰而美丽。就像对某一个人的情感,正是因为无法解释清楚,才令人沦陷。

 

突然,窗外闪过一道白光。“骗人的吧……”そらる在心中默念着,心跳因蒙上恐惧的阴影加速,他飞快地穿过客厅,冲到まふ卧室里面,随着雷声响起,“喵——”他惊恐地跳上まふ的床,渴望着他的庇护。“喵……”“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迫不及待地钻进まふ的怀抱,温度和气息,都让他感到安心。“诶?そらるさん原来怕打雷啊。”少年的声音带着笑意。“喵!喵!!“そらる抬起头愤怒地争辩着,可惜まふ听不懂。又一次雷声冷不防袭来,そらる恨不得把和まふ的距离拉到最近。”そらるさん,我在哦,所以不用害怕的。“まふ一下一下地抚摸着,渐渐抚平他不安的心。

 

手机屏幕的光渐渐暗下去,そらる被安心的气息包裹,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雨声似乎变得遥远,そらる抵不过倦意的侵袭,抱着尾巴坠入梦境。 

 

猫总是孤独的,他也很害怕。

 

 

 

Ⅱ.没常识的愚蠢人类 Air

 

天知道为什么まふ突发奇想要给そらる洗澡。

 

“そらるさん好像有点脏了呢……”まふまふ盯着窝在冰箱上的そらる,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很久。直到そらる不满地在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他居高临下地想要让这个人类忘记愚蠢的想法,然而这抗议并没有什么用。

 

“你到底哪只眼睛看到我脏了…”そらる这么想着,舔舐着自己的爪子。脏东西不都是黑色的吗,毛色可是洗不掉的呢。“如果能洗掉的话,我都不会被扔出家门了吧。”他眯了眯眼睛,看着まふまふ自顾自地走向浴室。

 

但是他很快就走出来了,径直走向了冰箱,抬头看着甩着尾巴的黑色毛团。

 

“そらるさん,下来。”まふまふ伸出手,示意他跳下来的话可以接住他。

 

“拒绝。“然后そらる口中吐出来的是”喵“

 

“快下来!“”喵!“

 

まふ停止了叫唤そらる的名字,而是把手伸向了冰箱门。

 

冰箱门被拉开,并不刺眼的光芒倾泻而出,带着扑面的寒意。そらる的半个身子一瞬间失去平衡,这时才回想起まふ上一秒带着坏笑的表情,下一秒,まふ准确无误地抱住了そらる。冰箱门啪地一声关上了。そらる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まふ的脸,盛着藏不住的笑意。“そらるさん,好玩吗?“”滚!“そらる”喵“地叫了一声,毫不留情地一下把拳头冲向まふ的脸,NekoPunch!

 

然而爪子并没有伸出来。

 

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被抓去洗澡的命运。

 

そらる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咒骂着,“愚蠢的人类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啊!!!不要随便抓猫去洗澡啊!!!你是真的傻还是没长脑子!喂!!!“

 

まふ把そらる放在浴室的地板,然后打开了热水器。温水打在冰冷的地面,白雾弥漫,まふ的身影氤氲在这里面。水猛地降临在そらる身上,水温并不是很高,但是猫科动物对水总是莫名地反感。反感到要……

 

“你是不是不知道猫都讨厌水!“”嗯,的确不知道呢……“まふまふ看着そらる,准确点说,是变成了人的そらる。皮肤白得让まふ难以置信,不变的是他倒映着天空的双眼,依旧是黑色的耳朵和尾巴。在平常,まふまふ能盯着そらる盯上整整一天,而现在,まふ根本移不开视线。 

 

“看什么看啊……去给我拿衣服。”“啊…啊,好。” まふ话音落下,快步跑出了浴室。“鼻血都流出来了好恶心……”そらる嘟囔着,感受着水带来的炽热温度。

 

又一次,变成人了。

 

这天来得是不是有点迟? 

 

这一天突然少了一点闹腾。

 

沙发的两边分别坐着一个正襟危坐的人。

 

左边是盯着手机黑色屏幕的まふまふ。

 

右边是无聊到看天花板的そらる。

 

そらる对套在身上这件稍大的白色T恤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反感,衣服的下摆差不多完全盖住了短裤,修长白皙的大腿毫不掩饰。后面的尾巴缓慢地左右摆动,毫不掩饰地展示着本体的心情是如此的躁动。

 

“呐,そらるさん。” まふ率先打破了沉默,“像平常那样可以吗?“そらる一话不说地瞥了自己一眼。まふ咽了一口唾液,拍了拍自己大腿,“そらるさん,过来这里。”就像往常那样约定俗成的动作和语言。

 

そらる犹豫了一下,感叹面前这个人类的愚蠢,沉默着挪到他身边躺下,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蜷缩着身子,惬意地眯着眼睛。まふ认为自己刚才看到的红晕一定是错觉,叹一口气吹去那些莫名的紧张感,把手放在そらる的头发上,顺着生长方向抚摸着。“そらるさん的头发好软。”まふ轻笑着说,意料之内的没有得到任何回答,意料之外的是,そらる枕着他的大腿睡着了。

 

看一下睡颜没关系吧。 

 

他睡得很没有安全感。まふまふ清楚地感受到了。呼吸没有平稳的节奏,细长的眼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搭在自己大腿上的手无意识地紧绷,但是睡着之后的そらる给他一种毫无防备的感觉。

 

まふ被自己脑内带着恶趣味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是做一下会怎么样呢?

 

まふまふ咽了口唾液,竟为自己下一步的行动感到有些兴奋。他伸手覆上そらる的耳朵——听说猫的耳朵和尾巴都很敏感,轻轻地揉捏着。“呜——”不过几秒就有反应了,まふ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这样类似于撒娇的声音让他觉得很满足。耳朵一下一下地颤抖着,そらる闭紧眼睛,蹭了蹭まふ的大腿,继续沉睡着。

 

啊啊啊啊啊好可爱!!!!!

 

まふ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定自己没有流出猩红的液体后,再一次把手放在そらる的头上。

 

皮肤接近于病态的苍白。想要摸摸看。

 

まふ变本加厉地把自己的手顺着そらる的发尾摸到下巴,看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再曲着手指摩挲他的下巴。听说猫很喜欢被这么摸。

 

好像感受到了凌厉的目光。

 

低头一看,そらる睁开眼睛正面无表情地瞪着自己,如同天空般纯洁的颜色透出一丝慵懒。

 

“そらるさん,怎么了吗?”まふ被瞪得有些不安,始作俑者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还在做着犯罪的动作。

 

そらる在他的注视下移开目光。

 

下一秒,尖锐的痛感从まふ的手掌边沿着神经直冲大脑。

 

“呜啊啊啊啊そらるさん快松口!!!好疼!!!“

 

そらる抓着まふ的手,死都不松口。

 

“啊啊啊对不起!!!因为そらるさん的反应太可…啊啊啊啊啊”

 

そらる更加用力地咬下去,过了两秒就立刻松开。

 

“太狠了……”まふまふ抽回从そらる口里解放的手,放到自己嘴边吹气。

 

“下次再趁我睡觉就吃我豆腐,我就…”

 

“诶?”まふ难以置信地看着そらる硬是把自己的手拽下去,他打量着留在自己手上的牙印,像是安慰一般伸出舌头舔舐。湿润的感觉从手传来,好、好糟糕,如同触电一般让人感到酥麻,まふ竭力地保持着仅剩的理智,屏住呼吸,也不敢有任何动作。他的脸是不是有点红?

 

“我就把你家的冰箱清空。”

 

“是是,まふ知错了……”

 

“そ、そらるさん?!”湿润感还没来得及褪去,指尖又触到了そらる柔软的脸颊。手指的冰冷与逐渐升温的脸形成了反差,在そらる左手的压力下,まふ的手掌已经贴在了他的脸上。 

 

“别得意,只给再摸十秒……”

 

“そらるさん真的太可爱了。”“闭嘴。”

 

 

 

Ⅲ.“请让我沉溺于此” AirNya

 

“最喜欢そらるさん了哦!”

 

“那你继续。”

 

そらる似乎清晰地感觉到两人的关系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至于到底体现在什么地方,他自己也并不清楚。

 

比如自己在乎起まふまふ的呼吸吗?

 

越是模糊的感情,越是想要得到确认。但是そらる并不着急,得不到爱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习以为常。 

 

雨季快要过去了,そらる对这个迟到的雨季没有多少好感,只是忽然意识到进入まふ的世界已经1个月了,情感更加躁动地翻涌的盛夏即将来到。往年的这个季节,他几乎要被在街道上滚动的热浪和荷尔蒙的味道搞到窒息。而现在,まふまふ正专注地低着头玩手机,开到24度的空调呼呼地吹着冷风。そらる打着冷颤维持着黑猫的外形。地球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耐寒了?

 

まふまふ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最近他的黑眼圈又深了不少,因为工作突然忙了起来,然而他却放不下他的游戏和网络,睡眠时间少得似乎正在被烈日晒干。随之而来的是,まふ呆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孤独不是已经习惯了吗?

 

也不需要所谓的爱不是吗? 

 

为什么还是莫名的不安呢?

 

そらる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他趴在沙发的最高处,视线黏在まふ的脸上 

 

天知道为什么まふまふ这家伙突然抬起头。

 

四目相对,距离不到10cm

 

まふ收起脸上的一丝惊讶,转而挂上一个微笑:“そらるさん一直在盯着我看吗?“そらる有些恼怒地想要跳下沙发,但是脑内的指令出现了某种偏差,自己失衡地往下掉,而且不偏不倚地被まふ接住。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まふ双手抱着そらる,用鼻尖轻蹭他双耳之间的位置,“そらるさん果然是喜欢我吗?“

 

そらる不满地挣扎,跳到地上拱起背脊,朝着まふ“呜噜呜噜“地发着火。看着他脸上依旧不改的笑容更是想要抓他的脸一把。

 

“嘛…そらるさん别生气啦。对了,我今晚会很晚才回来。“ 

 

“所以そらるさん不要等我回来了,困了就先睡吧。“

 

这样的事情更加让人不满啊……

 

そらる目送まふまふ头都不回地走出家门。

 

稍微有些不甘心。 

 

他又跑到窗前,把脸贴在冰冷的窗上,可是窗外还残留着雨季的痕迹,只看到一片被模糊了的街景。

 

他盯着时钟开始发呆,直到时针指到“9“的位置,他才昏昏沉沉地从沙发上起来,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径直向厨房走去。从冰箱跑出来的冷气把他硬生生地冻成面瘫,他眯了眯眼,看着碟子上裹着保鲜膜的金枪鱼。不,他一点都感觉不到饥饿。只是想一个人想到觉得喉咙很干,喝了很多水都觉得不解渴。 

 

假如沉溺于梦境呢?

 

睡不着的话如何做梦?答案很简单,那就是酒。 

 

そらる想都没想就从冰箱里面拿出一罐啤酒,冷得他的手有些发麻。

 

他毫不犹豫地仰头灌了几口,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喜欢这种饮料,明明没有什么味道,只是冷得很舒服。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很有趣的游戏,玩家只需一人,问自己一个问题,答不出就喝一口,答出来就再问下一个。似乎很有趣的样子,他自嘲地笑笑。

 

我需要爱吗?

 

爱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まふ口中的是喜欢而不是爱呢?

 

…… 

 

我,喜欢,不对,爱まふまふ吗?

 

大概,爱。 

 

そらる为自己解决了差不多两罐啤酒才答出一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

 

他大概从来没有听说过,喝了酒的人总会变得诚实。

 

他的心中升起一种幸福的眩晕感,飘飘然的,他不受控制地嘴角上翘。

 

请让我沉溺于此。梦境与否,都不重要了。

 

孤独,好可怕,好难受。

 

そらる第一次意识到心脏上的洞,还在给自己带来无休止的痛苦。

 

我是真的被爱着吗?

 

还是说呆在这里的我依旧是孤独的。

 

想着想着,视线被蒙上一层水雾,意识也逐渐模糊了。 

 

 

 

Ⅳ.喜欢的表达方式  (._.)

 

外面的雨不知道已经停了多久,时间已经是凌晨。

 

まふまふ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自己家。因为他家的猫可不会乖乖听话睡觉,或许还在等他回家。

 

抽出钥匙旋开了家门,然后轻轻地把门关上。

 

“我回来啦——“说这句话的时候まふ已经听到了那阵急促的脚步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

 

そらる冲到まふ面前,圈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窝,“まふ……“

 

まふまふ顺势用左手环着他的腰,感受到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正在不安地呼吸,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头发,“そらるさん,今天怎么了?“

 

他没有给出答复,不由分说地吻上まふ的唇。突然被吻住的人睁眼看着他绯红的脸,似乎意识到什么夺回主动权。撬开他的唇瓣,在他的口腔里大肆搅动,まふまふ突如其来的攻势让そらる有些不知所措,来不及咽下的津液沿着嘴角滴下。

 

酒精的味道?

 

他松开了让他迷恋的唇,盯着そらる已经无法聚焦的双眼,“そらるさん喝了酒?“まふまふ不得不承认,他眼前的画面简直是引人犯罪,当然他更担心自己出格的举动会让そらる恨自己。

 

不对,没有这个可能性。

 

肉在这里 密码:magurolove

 

 

 

Ⅴ.孤独的我们 Aiqmq

 

  在遇见彼此之前我们都是孤独的存在。

 

まふまふ很高兴自己在清晨睁开眼的时候,看到怀里的そらる在盯着自己。

 

“早安,そらるさん!“”闭嘴,腰快疼死了。“

 

“啊话说そらるさん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没有说过‘喜欢你’这样的话。“

 

“哦,喜欢你。“まふ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禁觉得好笑,”不要应付我啊!“

 

まふまふ的下巴抵着そらる的头,“那我这样说呢?”他顿了一顿,“能让我来填补そらるさん世界里的空白吗?“

 

“得了吧,“ 

 

“在你这个痴汉出现之前,我的世界从来就是空白。“ 

 

你听说过“负负得正”吗?

 

废话,那不是小学的知识吗。

 

那就对了啊。

 

你的孤独,和我的孤独,当我们相遇,孤独就被抵消掉了吧。

 

猫的确是孤独的,

 

そらる就是孤独的猫,好在一个叫做まふまふ的少年闯进了他的世界。

 

你也是,

 

孤独的吗?

 

 

 

End.

 

谢谢品尝!!!!!!【跪

 

莫名其妙的烂尾qwq

 

但是感谢阅读……

 

然后艾特小伙伴们w

 

  @Shuko_消失  @Vitamin B1  @Kanra.   @骨喰きしお_鶴三日不足 

 


 


 

【以下长篇大论请注意】

 

【都说了前方高能】

 

【以下真▪发泄,请心情灰常好的小伙伴关掉页面】

 

【爱你哟w】

 


 

 总算是…写完了……

 

太坎坷了【泣

 

第一part是在3.1完工的,也就是开学前;第二part在6.18写了三分之二,也就是离中考不足30天的时候;剩下的都是7.16也就是昨天(现在是凌晨)干完的……

 

因为我,反射弧……太长了

 

直到昨天早上才意识到,这篇文只剩下我一个人写了

 

…………

 

然后这个念头让我觉得执着得可怕,立着flag写完了

 

 对不起,私自写完了全部……

 

其实还是想要和你们联文的啦(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中考前的我脑洞大开精力旺盛然而考完之后就像一具死尸一样

 

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了,快得让我接受不了,措手不及的感觉,就算哭着喊着也无法挽回的无力感,睁开眼发现一切都变了的感觉,迷迷糊糊地已经失去了某人的感觉……

 

不甘心。怎么样也,不甘心。然后我开始翻群里面的记录找脑洞,接着看到了各种没节操的东西呢,比如cao ku soranya(←我写的 。

 

可是翻着翻着我就很没出息地哭了。

 

其实翻出来的并没有什么脑洞,而是已经远去的所谓回忆。

 

说实话吧…有些讨厌这样子对什么都无能为力的自己,说不出安慰的话,也不懂得该怎么挽留,自私地发泄负能量,别人发负能量的时候我却一句话都挤不出来。所以到底温柔在哪里了啊! 

 

就比如候鱼会安慰我,但是我却不会安慰她(她不看allsora的所以不担心她来轰炸我

 

想要变成温柔的人,至少变得坚强一点也可以……

 

还有就是,这篇文里面mafu专注玩手机抬头看见soraru在盯着他这个梗,是来源于淑子的空间说说,至于这个画面感很强的梗……我……嗯,淑子也说过想要写…说准确点其实我算第三人了,因为第一个说要写的人,已经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以及很抱歉破坏了你的心情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把这篇文傻白甜的部分再看一遍【ntm

评论
热度(112)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