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soramafu】傷痕

透明了的一片優葉:

*ooc


*請勿代入三次元


*有流血場面


*我也不知自己在寫什麼


*我也不知自己在寫什麼


*我也不知自己在寫什麼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oraru最近發現,mafu的手腕上多了一些傷痕,深紅的痕跡一條又一條交疊著,看來他就算在盛夏中也選擇穿外套是為了把傷痕藏起來。

 

趁著mafu熟睡中的時間,soraru偷偷溜進mafu的房間。Soraru坐到床邊,mafu蜷在床的一角,被子蓋過了頭。拉起mafu的左手,soraru輕撫著上面的傷痕。已經結痂的,還滲著血水的,還好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看不見這些傷口真是太好了……

 

早上起來,一如已往的笑容,mafu以為soraru什麼也不知道。

 

“mafu,你的手…”還未把話說完就已經能看見mafu有點吃驚的背影。“啊…什麼也沒有,今晚我不回來吃了。”     

Soraru說今晚會晚回家其實只是說謊,因為一時的著急而撒下的謊言。

 

“是,我知道了。”聲音不見了平時的朝氣。

 

吃過早飯後,soraru就去了上班,mafu的工作一般都不用外出,日用品的採購都交給了soraru,基本上mafu不出家門也能過日子。

 

在soraru離開之後,mafu輕了一口氣。他捂著手腕上的傷口,這麼醜陋的東西不能讓soraru看見。啊啊,真噁心……

 

再次反應過來後,mafu的手上已經多了一把裁紙刀。被血液鏽蝕的刀片割開還未癒合的傷口,割得不算深,但因刺激到已發炎的傷口,帶給mafu的疼痛卻是平時的數倍。

 

“啊啊,好痛…”mafu皺了皺眉。

 

不是受虐狂,只是這種疼痛帶給mafu活著的實感,落在地上的血液作為了他的存在証明。太過平凡的每天,太過幸福的每天,如果這只是夢那怎麼辦?如果連和soraru的相遇也是一場夢那該怎麼辦?

 

mafu厭惡著這樣的自己,貪婪的留在soraru的身邊,想要獨佔他的一切。這樣的自己太噁心.......

 

Mafu隨便沖洗一下傷口,沒有多作其他的處理,冰冷的水刺痛著他的神經。

 

*

 

就算是在工作中,soraru仍擔心著mafu,怕他自己一個人不知會幹出什麼傻事,早知道今天就應該請假。雖身為戀人,但soraru對mafu的了解並不多,不是在喜好,興趣方面的了解,而是soraru從不知mafu在想些什麼。每次見到都是掛著笑容的他,不生氣,不傷心,從未見他在soraru面前落過一滴淚水。這樣的他就像人偶一樣,永遠掛著相同的笑容。

 

果然,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

 

和上司請了半日的假,soraru急急的趕回家。

 

回到家裡,mafu正睡在沙發上,和平時的別無兩樣。只是,soraur無法忽視地上的數滴血,和放在餐桌上沾滿血的裁紙刀。

 

“mafumafu,給我起來!”soraru對著沙發上的人怒吼。

 

Mafu被突如奇來的巨響嚇醒,馬上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見是soraru就鬆了口氣。

 

“so,soaru桑,怎麼回來了啊?是漏帶東西嗎?”

 

Soraru不出聲,走向mafu,抓起他的左手。Mafu想反抗,卻不夠soraru大力。

 

“soraru桑,請不要這樣!”

 

“那你能解釋一下這是什麼回事。”soraru扯下mafu的袖子,露出滿佈傷痕的手腕。“為什麼要這樣做?”

 

Mafu被soraru的舉動嚇了一跳。

 

“soraru桑你不會明白的。”沒有作任何的解釋,換上了苦笑,mafu抽走了手腕。

 

“你不說我怎會明白!!”soraru把mafu推倒在沙發上,“你總是這樣,把所有事收在心裡,難道我就這麼不值得你去信任嗎!!”

 

他總是這樣,把所有的感情都收起來,只讓soraru看到最表面的那層臉具。

 

“不,不是這樣的...”

 

正因為是soraru,所以才不想讓他知道。

 

這樣醜陋的自己….

 

Mafu摸著自己的手腕,避開了soraru的目線。傷口像是被火燒的痛,是讓人快要暈過去的程度。

 

見mafu不再開口,soraru也沒打算繼續追問下去,他嘆了口氣,“那先把傷口處理一下吧。”

 

Mafu點了點頭。

 

從沒有經過處理的傷口,還未癒合又被割開,不發炎才怪。Soraru把滿毒藥水輕輕抹在傷口上,mafu沒有喊痛,只是緊皺著眉頭,咬著下唇,想要讓soraru不去擔心,卻反而讓人心痛。

 

在手腕上圍上一圈又一圈的繃帶,整個包紮的過程,兩人都沒有說過一句話。Soraru把藥箱收拾好,站了起來“你還未吃午飯的吧,先休息一下,我來做。”

 

“不用了,我來吧。”mafu馬上站了起來,卻因貧血倒在soraru的懷中。

 

“都叫你別勉強。”把mafu緊緊抱著。

 

“嗯...”

 

“soraru桑…”mafu把臉埋在soraru胸前。

 

“怎麼了?”

 

“嗚......”

 

Sorau搖了搖mafu,看來他是睡著了的樣子。

 

*

 

當mafu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床邊坐著正在翻閱文件的soraru。看到mafu睜開了眼,soraru揉了揉那白色的短髮。

 

“醒來了啊,要吃點什麼?”

 

“什麼也可以…”

 

“那我去煮個麵吧。”

 

Sroaru放下了文件,離開房間。看著soraru離去的身影,mafu再次合上眼,抱著soraru剛才靠著的枕頭,上面殘留著那人的味道和體溫。

 

Soraru桑,就算mafu不是你想的那麼完美也能被你愛著嗎?會討厭這樣的mafu嗎?被soraru桑討厭了的話我也不活了,乾脆把soraru桑殺了然後去自殺吧…

 

被自己這樣可怕的想法嚇了一跳,mafu用被子把自己圈成一團,陷入更深的自我嫌棄中。

 

不一會,把麵煮好了的soraru走進房間,看著床角的一個大團子後嘆了口氣,soraru坐到床邊,拉了拉被子,裡面傳來口齒不清的話語,帶著重重的鼻音。

 

“是想要悶死自己嗎?”

 

見裹著被子的mafu沒有回應,soraru索性連人帶被扛出去客廳。

 

“唔.......!soraru桑在幹什麼!請把我放下來!!!”察覺到被扛了起來的mafu在被子裡大喊,想要揮手腳,卻被抱的緊緊的。

 

Soraru把mafu扔到沙發上,前面的小桌上放著剛剛煮好的麵。

 

“吃吧。”

 

Mafu從被子裡爬出來,一口一口吃著煮軟的麵。Soraru在一旁不作聲,一直瞪著mafu,盯得mafu混身不自在。

 

“soraru桑...那個,能別一直看著我嗎?”

 

“有什麼關係,看看又不會少塊肉。”不看著的話,說不定又在不知哪裡這樣傷害自己。啊啊,等一下把家裡的利器都收起來吧。不如直接把mafu綁起來,那就是最安全的做法吧。

 

“soraru桑,會討厭我嗎…?”mafu低著頭。

 

“哈啊?”soraru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一樣。“你覺得會嗎?”

 

“我怕...”

 

“呵...原來mafu君是這樣不信任我。”

 

“我,我不是這樣想!”反而是mafu開始慌了。

 

“如果我討厭了你的話,還會把你留在這裡嗎?你以為照顧一個討厭的人是很愉快嗎?”

 

見mafu低頭不語,soraru繼續說。“難道這就成了你傷害自己的理由嗎!”

 

“不,不是這樣…”mafu看著soraru。

 

“啊啊,原來mafu君是被虐狂,是在渴求疼痛嗎?是這樣的話你早說嘛。”soraru把mafu拉到自己的身前。“你所渴求的我全都能給你,給果只是疼覺,我能十倍以上讓你感受到。”soraru用力握著之前幫mafu包紮好的手腕,另一隻手緊緊握著mafu的脖子。纖細的脖子好像再用力多點就會斷掉,隔著皮膚能清楚的感覺到脈膊的跳動。

 

同時襲來的疼痛讓mafu差點失去了意識,好痛,好痛...

 

“你喜歡這樣的吧。”

 

“...啊啊,so...raru,桑...喜歡...”

 

Soraru鬆開了手,mafu倒在了他的懷裡,無聲地喘息著。

 

“咳咳...哈啊,soraru桑真是惡趣味呢...”mafu無力地說,不禁讓soraru感到內疚。

 

“你可沒有這個資格說我。”

 

“那我以後還是會一直膩在soraru桑身邊,佔有著你的一切。”像寄生藤一樣依附著樹木一樣,獨佔著他的所有。啊啊,soraru桑,給我活著的証明吧。

 

“樂意至極。”

 

就這樣佔有你的一切,在你手上,脖子上,身上,留下只屬於我的傷痕。



THE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寫到最後不為什麼變得很奇怪呢

本來是想寫包容mafu一切的soraru桑,結果病嬌都傳染了....


评论
热度(53)
  1. 雪血透明了的一片優葉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