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mafusora】雪山别墅

白熊熊熊熊:

麻麻真的想不出题目了。大概soramafu有(?)ooc请不要代入三次元嗯。

 
 

西子酱的生贺嗷嗷嗷ε٩(๑> ₃ <)۶ з!今天的西子也还是辣么可爱ψ(`∇´)ψ! @西子若心 

 
 

——————————

 
 

そらる蜷缩在床上,无聊,痛苦,不解。失去了自由之后每天只有在床上躺着,偶尔趴在窗边看看窗外的雪景,看烦了就去睡觉。经常在そらる失神的时候,会有一双手从他身后环住他的腰。那人的脸轻轻地蹭そらる的头发,轻轻在耳边呼气,痒痒的。

 
 

厌恶,憎恨,一个月的时光也逐渐让そらる选择接受。入冬之后,山上很快就开始下大雪,そらる知道即使逃出了这座别墅,也会半路迷路,冻死在山上。曾经还会不耐烦地推开身后的人,那人便会不厌其烦地再扑上来。现在,そらる也不再反抗,任凭那人拥着自己。

 
 

「そらる最近变得乖了呢!」まふ轻轻咬了咬そらる的耳垂「高傲的そらる如今也变得温顺多了呢!」

 
 

「烦死了别说话。」そらる回头看一眼都觉得浪费体力。

 
 

「是~~~」まふ便也不再发声,静静地趴在そらる的身上。

 
 

说起来,原来两个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因为音乐相识,非常投机,也就经常一起出行,吃饭。有时候两个人也会坐在一起谈心,彼此都非常珍视这段友情。

 
 

然而,そらる并没有发现まふ的感情的变质。

 
 

直到那天,他跟まふ说,遇见了一个心仪的女孩子想试着去追,他看见まふ红色的眸子里闪现的不是欣喜,而是憎恨与嫉妒。不明所以地回了家,第二天便在这个陌生的别墅醒过来。

 
 

まふ会一次准备大量的食物储存在别墅里,所以几乎まふ每天都在屋里粘着そらる。食物不够的时候,从超市预订然后有专人送过来。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却不是很幸福呢。

 
 

为了防止そらる和外界通信,屋子里只有一台电视。まふ的手机,在他睡觉的时候便会锁起来,否则都不会离身。过于无聊的そらる看向まふ,那人正在看着手机,似乎是感受到目光,看向そらる。

 
 

「そらる怎么了?」

 
 

「呐,まふ,我想要一把吉他。」

 
 

「诶为什么?」

 
 

「每天都这么无聊,弹弹吉他什么的还能解解闷。」

 
 

「怎么办呢……」

 
 

「まふ去给我买一把吧。」

 
 

「嗯……」まふ沉思了一下「好吧,明天去琴行给そらる挑一把最好的。毕竟是そらる的第一个要求!」

 
 

「嗯谢谢。」そら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里谋划着,却也有些不确定。

 
 

夜晚,まふ搂着そらる,睡得很香。而そらる却是彻夜未眠。

 
 

第二天,まふ一大早就出发了。把大门反锁,所有的窗户也都锁起来了。そらる看着まふ已经走远,做出了决定。

 
 

逃走。

 
 

沿着まふ的脚印一定可以走出山。看了看一口门两侧作为装饰的花玻璃窗,そらる搬来椅子,一下砸碎了玻璃窗。窗外,一股寒流冲进来。掏出まふ的厚衣服,套在身上,从窗户钻了出去。回头看了看住了一个多月的别墅,莫名一种不舍涌上心头。不过看着眼前的自由,そらる还是迈出了脚步。

 
 

开始,そらる沿着脚印很顺畅,谁知道,半路,风越来越大。本来就是山上,要比别的地方冷多了,幸好まふ准备的服装都是非常耐寒的。随着暴风扬起大雪,脚印也很快就被淹没了。除了周围成片的枯枝,从上到下,满眼都是雪白。寒风割破脸颊一样,脸上由疼痛到几乎没有了知觉。

 
 

突然怀念起囚禁自己的那个小屋,虽然没有自由但是温暖。想起まふ,虽然夺走了自己的自由,但是却真心的关怀自己。

 
 

莫名地开始担心まふ也要冒着这样的风雪出行,突然心疼起来。真是可笑,明明自己前方都是生死未卜。

 
 

躲到一个相对粗壮的树干后面避风雪,看着周围雪白一片,充满了绝望。

 
 

大概是正午的时候,风雪小多了,太阳无力地挂在头顶散发着热量。也许可以继续前行了,但是由于长时间暴露在风雪中,そらる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

 
 

「まふ……」无力的唤着名字,蜷缩的身体已经疼痛得难以忍受。后悔涌上心头,但是终究是无用。耳边风声嘈杂,突然隐约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そらる——你在哪儿?そらる——」

 
 

是まふ的声音。まふ在寻找着自己。想要张开嘴回应,可是嗓子已经干的说不出来话。攥了攥拳,决定豁出去了,不顾嗓子的安好,拼尽全力大喊了一声。

 
 

「まふ——」

 
 

嗓子的干裂的疼痛直冲大脑,刚才的一声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身体瘫软在原地。

 
 

まふ回应了,叫着そらる的名字,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直到まふ把そらる拥进怀里。

 
 

そらる倒进まふ的怀里,贪婪地索取着拥抱。まふ安慰着そらる,在他的头上轻轻地吻,随后开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そらる身上。

 
 

「まふ?」从嗓子眼里勉强挤出一点声音,看着まふ的动作。

 
 

「别说话。」まふ也不停手上的动作,把自己的身体贴紧そらる的身体,随后把外衣全都围在两个人的身上「这样可以用我的身体给そらる暖和一下呢。」

 
 

まふ背起そらる,往别墅走。厚厚的积雪,迈一步都很费力,再加上风很大,很快まふ也开始喘粗气。

 
 

「まふ对不起。」そらる附在まふ低语耳边。他可以看见まふ脸上的笑容。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回到了别墅。まふ清理了两个人身上的雪便把そらる扔到床上。摸着そらる在发烧,便拿来退烧药给そらる吃了,随后翻出几床棉被盖在そらる身上,把电热炉推进卧室里,关上门。打电话叫了医生,随后便也钻进被窝,抱住そらる。そらる往まふ的怀里靠,随后也伸手抱住了まふ的身体。

 
 

「そらる第一次回复まふ的拥抱哦!まふ很开心。」まふ轻轻吻着そらる的额头。不只是发烧还是怎的,そらる的脸更红了。

 
 

不久,まふ便跑下山去接医生,医生给そらる看了一下,说冻伤不严重,按时吃药涂药就可以痊愈。之后まふ便送医生下山,顺便买药,留そらる自己在家里休息。

 
 

そらる病着几天,まふ就像护着宝贝一样照顾そらる,也看着そらる逐渐恢复精神。被打破的窗户也早早叫人修好了。

 
 

そらる抱起まふ给他买的吉他,吉他第一次在他的手上奏响旋律。まふ在一旁听着,不时地随着哼唱几句。そらる终于在这座孤独的别墅里找到了幸福。不再厌恶まふ献上的拥抱,回应着まふ送来的轻轻的吻。不变的雪景似乎也没有那么无聊了。

 
 

まふ生日那天,まふ买了些酒,想庆祝一下。本想喝几口意思意思,结果一高兴一杯接一杯把自己灌醉了。そらる笑着坐在一旁看まふ的傻样,直到まふ坐在沙发上开始说胡话。

 
 

そらる撑着まふ把他扔到床上,走出屋叹了一口气,看到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和钥匙。

 
 

……

 
 

不知多久之后,まふ醒过来,发现自己睡了一个多小时。惊了一下,坐起来,可是还是酒劲,头又疼又晕。扶着走出屋,看见桌上的手机,但是钥匙却不见了。

 
 

心里一震,突然清醒得很,随手拿了件外衣便冲下楼,打开大门,看到的景象直接让他的提到嗓子眼的心落回肚子里。

 
 

そらる穿得严严实实地正在把自己的围脖围到雪人的身上。

 
 

似乎是察觉到まふ出来了,そらる回头看着まふ笑。

 
 

「终于醒了啊!你看我堆了两个雪人。」そらる指着身边肩并肩的两个雪人「这个用胡萝卜片当眼睛的是你,我还特意去切了个胡萝卜。这个围围脖的是我……まふ?」

 
 

まふ扑倒そらる的身上,把头埋进そらる的肩上。

 
 

「我还以为你又走了……」まふ低语。

 
 

「啊……对不起让你担心了。」そらる回答着。

 
 

「话说,そらる雪人好蠢。」まふ抬头看向两个雪人。

 
 

「你才蠢!啊好凉!」还不等そらる反应,一把雪已经被まふ灌进领子。

 
 

急忙把雪弄出来,看见幸灾乐祸的まふ已经跑到一边。蹲下抓起一把雪朝着まふ跑过去。

 
 

「蠢まふ你给我站住!」

 
 

「嘿嘿嘿,我才不蠢!」まふ也抓起雪准备反击。

 
 

于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从二人打雪仗,最后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然后一起摔在地上。两个人肩并肩躺在雪地上,望着天空。

 
 

「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啊。」そらる感叹着。

 
 

「是嘛!那以后まふ经常陪そらる一起打雪仗吧!」まふ侧过头,看着そらる。

 
 

「嗯。」そらる也侧过头看着まふ,紧紧握住まふ的手。

 
 

「我现在很幸福哦。」

 
 

「谢谢你,まふ。」

 
 

END

——————————

 
 

感谢你看到这里。

 
 

最后还是,西子生日快乐!

 
 

我现在很幸福哦!谢谢你!

 

评论
热度(89)
  1. 雪血面临倒闭的空巢老熊bot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