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生长痛|空围|微甘党|白色情人节贺

半甜清粥:

←白色情人节快乐!
 ←蟹蟹更新中也来喜欢的你们和点进来的你。
 ←成长就是带点痛苦然后甜甜甜满血战斗。
 ←甘党啥的就是私心可能会写这篇的番外。
 ←ooc注意勿带入三次元。

・ω・ω・ω・ω・ω・ω・ω・ω・ω・

*

何が痛い 何で痛い

どうしてこんなにとても痛い 

*

soraru无力地看着微微发烫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呈指数爆炸增长的新消息,估摸着半数都是mafu发来的痴汉表白,目光转向与一小时之前没什么改变的编曲软件,叹了口气然后按下了unfo键。和想象中不同并没有因为世界一下子清静了而脱离之前的黏腻感。

还是闭关一下好好想新曲吧。

口腔深处传来不可忽视的痛感,让他皱了皱眉,拿起桌角的马克杯准备起身去重新泡杯热水。

迟疑了一下没有去找止痛药,智齿的痛大概算是好的层面上告诉自己还是拥有着青春力的吧。

当然更加能够诠释青春的那个人应该正在Twitter上面炸“嗷嗷嗷soraru桑对我取关了QAQ”吧。

有点强调了自己存在或者是恶作剧得逞的开心着。

*
 あー痛い キミに伝えたい

キミにだけは伝えておきたい

*

大概是过了五分钟才反应迟钝地发现互fo的小绿灯灭掉,mafu有点悲伤地往动态上更新着“完蛋啦soraru桑又傲娇了怎么办啊啊啊”,然后在准备去病娇全开地轰炸好友天月之前接到了对方的电话:

“mafu你又对soraru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他又把你unfo了?”开门见山,天月的声音里明显有点幸灾乐祸。

“就是讨要白色情人节回礼嘛…之前就有约好要录新的合唱曲的而且也很久没有见到他了…”说到底还是因为私人情感而辩解得底气不足,有点消沉地问着,“天月你不会是主动来安慰我的吧…”

“嘛其实也可以算是啦,我这里有一张新开的山间温泉旅馆的招待卷,本来是怕只有一张所以你想带上soraru桑不肯来的,现在倒是正好让你疗伤用。”似乎是感受到了话筒那边传来的低气压,又发挥中华好闺蜜的精神补充了一句,“soraru桑其实是个挺温柔的人估计等我们一个礼拜以后回来他就又会和你说话了,他的新专是快要出了吧最近看上去很忙的样子。”

“嗯…”带着些微颤抖的哭腔挂掉了电话,mafu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委屈还是感动随随便便又被戳了泪点。走到房间里开始准备远行要带的衣服,房间的一角放置的日历上醒目地标注着七天以后的3月14日,扔在餐桌上的屏幕发着微光然后暗掉。

但却还是想要见你。 

*
 会いたい キミに会いたい

胸のこの辺がとても痛い 

*

“辛苦了!”向负责舞台布置和最终宣传的工作人员们深深地鞠躬,然后拿起挂在角落里的大衣和围巾准备离开,瞄到从未如此安静的手机然后怀念起了一起出专辑时凌晨盯着黑眼圈和乱发紧张兮兮地跑到自己家里来的那个人。

局促地站在门口说着打扰了,冻红的脸衬着和落雪同样色泽的发丝。在网上再怎么痴汉中二在面前其实也只是个永远都用敬语的乖孩子,只是笑容和青春的味道让自己下意识后退露出一脸伪装的嫌恶的表情。

手指僵在熟悉头像后follow的按钮上然后屏幕因为长时间的寂静而暗下去。

*

过ぎた时间巻き戻して良いとこだけスロー再生

*

“诶诶诶诶诶竟然没有信号吗!”mafu发出了今天第二次的哀嚎,而第一次则是因为在到达集合地点时看到了一年四季以衬衫为制服的长条细pocky伊东歌词太郎,悲伤地意识到自己又要大功率发光了的事实。

“…mafu冷静一点,趁此机会远离辐射也是件好事嘛…”在mafu的瞪视下底气不足的天月干脆躲到了伊东的身后,给mafu大魔法师最后一记重击。

干笑着不知怎么调节气氛的伊东只好提议先去试试看有名的露天温泉和烤肉,这下拍了照片却没法深夜报社的天月也对没信号表示了极度的不满,三人很有情调地打算喝完旅馆赠送的清酒,结果却是大早上醒来一个个衣冠不整地倒在阳台上。

再一起去泡据说能治疗感冒的温泉。

宿醉所以头也很晕很痛。

もう无い どこにも无い

キミはどこにも见当たらない 

*

空闲出来窝在家里的soraru想着干脆睡觉吧,把上个星期的份全部补回来,结果却又演变成了躺在床上刷Twitter,牙疼一阵一阵。大概大家都很忙吧,首页上零零星星地飘着公式化的新曲宣传,无聊到去玩了说自己近期有桃花运的肯定不准的测试,然后一条一条点开推下的评论看过去。

发了一条「好无聊而且还睡不着」果然下一秒就收到了粉丝的关心和吐槽“soraru身体不舒服吗还好吗”“soraru你到底活在哪个时区啊”。

然后出现了一条有点扎眼的评论“咦mafu不在soraru家吗还以为soraru桑把他关起来了”下面便陆续有人参与了这次歪楼行为:“kya好萌但是不要说出来啊”…

soraru点开mafu的Twitter首页,最新一条关于自己unfo他的推下面已经积攒了大量评论,不过那已经是六天前发的内容,mafu这么长时间不更推确实是件诡异的事。

不会跑到树海*里去探险了吧。
 (*日本自杀圣地位于富士山麓)
 披上大衣还是打算出门。

*

强がりばかりじゃ疲れるでしょ

*

和一路闪瞎眼的甘党加湿器告别,坐上回家的电车的mafu仔细想想其实泡温泉确实有益身心健康,说起来似乎还不知不觉戒掉了手机,晚上三个人玩牌一起欺负伊东也是很开心的经历…诶等等手机⊙_⊙

手忙脚乱地从包的角落里掏出来,和料想的一样已经因为被无视而横尸了很久。

跳下站台走在工作日安静的街上,钥匙随着轻快的脚步发出声响,在差点撞到挡路的人之前猛然停步:

“so…soraru桑?”其实自己是在做梦吧,才会看见soraru倚在自己的家门前,无聊地用细长的手指勾勒名牌的样子。

“哦,晚上好,你去哪儿了?”转过目光,语气很平淡。确确确实是soraru本体没错。

“被天月他们拉去泡温泉了…soraru桑既然来了就进去坐吧!”深呼吸才得以保持自己说话不会咬到,mafu飞快地打开门然后将大包小包往房间里一丢。门口的那人则淡淡地开口拒绝:“不用了,我就是凑巧路过,以为你这两天不更Twitter是不是在和我赌气…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

“诶不多说点什么吗…”看着对方直接转身离去的背影mafu刚刚飘起来的心情又瞬时降到谷底,回头去找充电器给手机充电,屏幕亮起来之后猛地抖了两抖,未读信息显示十七封,发件人的名字是soraru。

*

神回避しちゃってなんて无理だよね

*

“soraru桑-!”

身后传来叫喊和由远及近的脚步声,mafu近乎是以要扑倒soraru的气势向他冲过来。明亮的眸子盯着soraru让他有点犯晕:“说好的白色情人节礼物呢?”
 “我不是都来找你了。”别扭的转过脸。

*
 “mafu你去哪里了”
 “别这么小孩子气”
 “闹够了就快回来”
 “出什么事了吗”
 “mafu我fo回去了你别再闹别扭了你家粉丝要拿刀砍我来了”
 “mafu我买了巧克力你再不回我就吃掉了”
 “你没事吧”
 “我道歉就是了啊”
 “快回话别装死”
 “我跟画师讨论过新pv的事了”
 “今晚游戏生放来不来”
 “你是不是手机丢了”
 “手机关机了打不通家里没人接这次到底怎么了”
 “我在你家门口了”
 “你家没人你去哪了”
 “喂再等一小时我就回去了啊”
 “冷死了”

*
 “嗯”开心地抱住对方然后用围巾把两个人围住。

“白色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142)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