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血

所有的悲欢离合,最后不过赋予说书人


文章置き場
そらるxまふまふ
非現実的推し

ネタは大歓迎

学校、日常生活タイプは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

mafusora/眼药水

die,my,愛,無:

虽然主博发的文质量也不高,但我还是喜欢把突发短打扔这边。

  soraeu在26岁才知道滴眼药水是怎么一回事。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是一个人在高处滴,另外一个人睁着眼睛在底下接。


  “……为什么soraru桑会有这样奇怪的认知啊…”

-   “因为我眼睛好从没滴过眼药水所以不知道怎么滴。”soraru回答的无比正直。他仰着头,看着近在咫尺似乎马上就要戳进眼睛的眼药水瓶口,本能的想要闭眼。

  “…其实根本就是因为不会滴又不好意思问别人怎么滴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滴过吧?”

  “闭嘴。”

  “是,我闭嘴,可是soraru桑要张嘴哦,这样药水才不会流进喉咙里。”



  一颗水珠被压力挤出小小的瓶子,颤巍巍的就是不落下来。

  原本瓶口可以离眼睛再近些,但是因为自己太怕了。为了适应自己mafu才把它举得有些高。

  mafu是一边嘟囔着药水会与空气接触失去效果一边答应的。

  那颗水珠又是一晃。

  soraru胆战心惊地眯起了眼,又逞强地睁开——

  “啊!”

  水珠正好砸进眼睛,由于彻夜录音而干涩的眼睛被其中的药物成分刺激,一下子抽疼起来。soraru捂住眼睛,弓起了背。

  “怎么了?!”

  刚才还调侃着自己的人扔开眼药水,急切地凑过来。温热的手抚上自己颤抖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

  “有点被吓到而已…”

  其实刺痛只是一瞬。在刺痛出现之前自己就忍不住叫出声了。

  太突然了,半点准备都没有。眼药水就这么一下打进眼睛,太突然了。

  “真的没事么?”

  还是很担心的语气。

  因为羞耻而变差的心情有莫名其妙的变好起来。

  “没事…”

  但是说到一半,他又忍不住皱了皱眉。

  “…soraru桑?”mafu把头伸到他面前,仔细地观察他的眼睛。

  用力的把那种从喉咙蔓延到舌根的令人不快的味道咽下去。

  “帮我拿水来…”

  “诶?”

  “眼药水流到喉咙那里去了…”

  刚才被吓到,忘了张嘴的结果。

  用力的眨了眨眼,soraru感到自己的脑袋被mafu捧了起来。

  ——诶?

  对方没给他半点缓和的时间,强势地吻了过来。口腔里那种说不上是甜也不能说是苦的味道随着唾液的交换而过渡到对方口中,感觉没那么难过了——虽说也有可能是缺氧产生的错觉。

  被流出嘴巴的唾液打湿的领子,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





  “第一次尝到眼药水的味道呢。多谢soraru桑款待。”

  “啧…难道你之前没有尝过吗?”

  “没有哦。我才不会像soraru桑那么笨拙,连滴个眼药水都要别人帮忙——而且就算别人帮忙了还会弄到喉咙里。”

  “…”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总是说不过对方。soraru这样安慰着自己,闭上眼蹭了蹭枕头。

  “soraru桑不清理一下吗?”

  “睡醒再洗…”

  “那种东西留在里面会发烧的。”

  “现在洗的话我会发脾气的。”

  “…真是说不动你。”

  mafu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他脖子附近的被子掖紧。

  “好好休息。”







end

你们看我这两天多勤奋!!!!

主博都要长出杂草了

评论
热度(34)
  1. 雪血愛,無 转载了此文字

© 雪血 | Powered by LOFTER